优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240章 符景烯的番外(14)
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 !
    沐晏最后还是决定不搬出去,一家子就留在郡主府。小瑜以为是他想通了高兴得不行,易安很敏锐她直接询问清舒是否说了什么。
     清舒没有瞒她,说道:“是,我提醒他,若再这样下去以后就止步千户这个位置。为前程,他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小瑜了。”
     易安摇摇头说道:“他没有得到升迁是因为现在太平盛世武将升职难,我并没有刻意压制他。”
     清舒没有点出来,只是说道:“我知道你没有刻意压制,但你也确实因为此事不喜欢他了。”
     要是易安刻意压制沐晏,军营里也没他的立足之地了。
     “难道你喜欢?”
     疼媳妇是好事,云祯跟云祺两人都疼媳妇她见了只有高兴,因为这表明夫妻和乐。但听信媳妇的挑拨与亲娘生疏,这般糊涂如何办得好差。
     清舒摇头说道:“不喜欢,但小瑜一直以来都忽略沐晏,这孩子有心结也可以理解。”
     易安却不这么想,冷着脸说道:“关家的产业小瑜一分没少都分给他们了,现在小瑜手里的东西都是她自己挣的。她愿意给谁就给谁,他有什么不满的?”
     清舒摇头说道:“不患寡而患不均。小瑜只贴补沐晨跟沐昆,沐晏知道心里难免会不痛快。”
     易安闻言反问道:“你就是将手里的钱财都给了福哥儿,你觉得窈窈会在意吗?”
     清舒说道:“虽然我对两孩子一样疼,但世情就是女儿只能得嫁妆,家里的财产都是留给儿子的。所以哪怕我都给福哥儿,窈窈也不会在意。可若我是两个儿子,财产都给大的不给小的,就算小儿子不在意他妻子肯定会心有不满。反倒是将钱都捐出去谁都拿不到,兄弟感情还不会受影响。”
     易安没再反驳她的话。因为这话很现实,兄弟之间有感情不会计较太多,但他的媳妇却未必:“能否往上走看他的本事了。”
     这意思是不会压制他,但也不会给他任何的助力。
     清舒心头暗叹了一口气。沐晏也是傻,受媳妇的影响计较钱财的得失却失了易安的喜爱,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后悔。
     符景烯知道这件事后以后很肯定地说不用等将来,关沐晏现在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看清舒有些难受,符景烯笑了下道:“其实没必要为他难过,你当关沐晏为何这两年会怠慢孝和郡主?那是因为太后两年前放权给皇帝,然后众人都知道孝和郡主与太后的关系大不如前了。”
     这事都不用对外说,只看孝和郡主现在进宫的次数就知道了。
     清舒脸色微变,看着他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符景烯说道:“冯氏早就对郡主心有不满,只是以前这种不满她隐藏起来没让郡主察觉,现在瞧着郡主失势了就将这种不满发泄出来。不过冯氏确实很有手腕,这些年潜移默化之下对沐晏影响非常深。”
     所以说娶妻当娶贤,像沐晏就娶了这么个心眼多的媳妇以致连仕途都给影响了。没了太后的另眼相看沐晏顶了天到三品,再往上是不可能了。
     清舒有些感慨道:“冯氏以前瞧着挺好的。”
     符景烯说道:“以前是不错,但进门以后郡主没立规矩而是一直放任让她失了敬畏。当年程氏也因你宽厚,所以才敢擅作主张不征询我们同意就留在老家。我若当初没有惩治,她也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其实若她先写信征询,以清舒的性子肯定会答应。但问都不问一声就擅自留在那儿这分明是没将他们当回事了,这个符景烯就不许了。
     清舒听到这话,嗔怪说道:“你还说呢?现在儿媳妇看到你都跟老鼠看见猫怕得不行。”
     “就是要让她怕,知道怕了行事又顾忌才不会给家里惹祸。”
     说到这里,符景烯不由感叹道:“希望她这胎也是个儿子嘛!若是女儿的话我真怕她教不好。”
     清舒咦了一声道:“你之前不是说,若是孙女的话等满了三岁就抱到我们院子里来养吗!”
     当然,这个提议她没有答应,哪怕程氏性子有缺陷也不能在孩子这么小抱离。并且她年岁大了精力有限,也无法照顾这么小的孩子。
     符景烯笑着说道:“我不想你再受累了。若是孙子,以后我来管教你到时搭把手就行。”
     孙女的话,他觉得自己肯定又狠不下心来了。
     清舒笑骂道:“说得好像你比我轻松似的。到时候要处理那么多公务还要管教孩子,你不怕累倒,我还担心你身体吃不消。”
     符景烯看着他,笑着说道:“我准备过两三年就退下来,到时候有的是时间管孩子了。”
     自从做了那个梦以后他看淡了许多的事,而且这辈子他也算功成名就了对官场一点都不眷念了。
     清舒先是一愣,转而摇头道:“你别想了,易安不会让你致仕的。”
     符景烯笑道:“牛不喝水强按也无用,我若执意要退她也拦不住。清舒,等我退下来家里跟孩子们你就不用再操心了,将心思都放在公务上争取三年内往上走一步。这样你也完成了当初的梦想。”
     清舒失笑,说道:“我当时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符景烯自然知道她的性子,说道:“哪怕为天下女子做个表率,你也该往前走一步。侍郎的位置还是低了一些,没有尚书的影响力大。”
     以清舒的资历与能力足以胜任户部尚书一职的,只是她当日因为家事所累主动退出。虽清舒不后悔,但符景烯却心疼想让她更进一步。
     清舒不愿意,说道:“我想要自然会去争取,而不是让你为我牺牲。若这样那我宁愿一直早这个位置直道致仕。”
     符景烯摇摇头说道:“我想致仕并不是因为你,而是累了这么多年也该歇一歇了。”
     以前他是想着等六十以后再退的,甚至太后要不准许要他再干几年也可以。但现在想法改变了,他想卸下身上的重担好好陪陪清舒,这样等闭眼也不会有遗憾了。
     清舒知道他的改变都是因为那个梦,她也没有再劝只是说道:“你就是要退下来,也该寻好接替的人。”
     符景烯笑这说道:“这个自有太后操心,我就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