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3237章 符景烯的番外(11)
最快更新家有悍妻怎么破 !
    清舒平复了心情后说道:“我死时京城不安稳,朝廷也是内忧外患,也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
     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乱世的百姓太苦了。所以符景烯说因为她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让天下太平,清舒还是很高兴的。
     符景烯简单将当时的朝局说了下:“敌军首领死了,后金蛮子肯定会退兵。只是若皇帝不换人,后金迟早是要攻破桐城打进帝都的。”
     在那个世界,朝廷不仅拖欠军饷送去的武器装备也都不好,能打退后金蛮子完全事用将士们的命去填的。不像这个世界,先皇想方设法甚至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弄钱也要保证军饷按时发到将士们手中,送去的武器装备也都是最优良的。龙椅上的人想法做派不一样,整个天下的局面都大不同。
     清舒轻声道:“先皇是位仁君。”
     没有先皇打下的基础,现在大明朝也不会如此繁荣昌盛。
     这点符景烯不否认,说道:“先皇确实是位仁君,这点谁都无法否认。只是到后来他有些飘,不然不会着人算计。”
     若是像他一样,几十年如一日地爱重发妻也不会有那一劫。不过也能理解,一边是容颜渐渐老去性子强悍的发妻一边是鲜嫩可口的美人,能把持得住的男人还是极少数。
     清舒看着符景烯,有些感叹地说道:“不管是在什么环境,你都能做到让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这辈子四十不到就成了位极人臣的首辅;上辈子虽只是飞鱼卫统领,但他将情报网发展到大明朝的各个角落,势力大到连皇帝都忌惮,这也是需要本事的。换成是她就不行上辈子窝窝囊囊死了,这辈子还是靠太长公主跟易安推着才走到这一步。所以说,人跟人真不能比。
     符景烯说道:“所谓的功成名就封侯拜相其实都是虚妄的,最重要的还是要过得开心快乐,若是心里荒芜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那个世界的他活得了无生趣,只要一想到那些场景他就后怕。亏得他这辈子的人生改变了,不然真不如死了算。
     清舒看他情绪低落,赶紧转移了话题:“你昏迷的事将福哥儿吓住了,他说想明年调回京城,哪怕职位低也行。”
     符景烯脸色瞬间就不好了,说道:“这不是瞎胡闹吗?他当晋升是那么容易的事?这次要降下去,以后想要做一部主官还不知道猴年马月。”
     福哥儿现在是从二品的巡抚,等他与清舒退下来福哥儿调回京城肯定是一部的主官。可若降到三品,再想升上来来就难了。
     清舒说道:“这也不能怪孩子,你是不知道孩子给吓成什么样了?就怕你再醒不过来,后悔得不行。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在你身边不停地说话以期能唤醒你,我劝了他也不听。你醒来那日,他喉咙都出血丝了。”
     符景烯睁开眼就看见福哥儿胡子拉渣衣服也皱巴巴的,要知道这孩子平日事很注重仪容的人。想到这里,符景烯有些愧疚地说道:“这次是我的错,我要听你的话也不会陷入昏迷了。”
     清舒虽觉得没生病可能也会有这一遭,不过这话她不会说,不然以后都不带伞怎么办:“知道就好,再有下次生病了我也不管你。”
     “放心,再不会有下一次了。福哥儿那边我会好好跟他谈,合洲离京城又不远,以后可以跟太后讨个恩典让他回家过年。”
     他们就这么一个儿子,平日不陪在身边就过年回家呆几天。当然,御史肯定又要上折子弹劾了,不过人无完人,弹劾就弹劾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清舒说道:“福哥儿这边好劝,毕竟离得近有事能很快回来,就怕窈窈得了消息跑回来。”
     “那就瞒着她不说,等调回京城以后再告诉她。”
     清舒也是这般想的,点头道:“那就瞒着。不过等她以后知道发脾气了,可不关我的事。”
     过了两日清舒病好了,只是易安还让她在家好好休息几日养好了精神再回衙门。倒是符景烯,醒来后休息了两天就回去当差了。没办法,他是首辅,许多事得他拍板。昏迷这么多天,事情都是易安自己在处理累得够呛。
     符景烯前脚去了衙门,后脚小瑜就过来了。
     清舒打趣道:“你这来得可真够巧,不会是派人在我家门口盯着了?”
     “再借我两胆子也不怕,惹着你们家那位得吃不了兜着走。”小瑜说道:“连玩笑都能开了,看来没受什么影响了?”
     清舒知道符景烯的奇遇以后,也就不怕了。
     小瑜压低声音说道:“符相醒来后可有跟你说怀疑的对象?”
     她是认定这是有人对符景烯使用了邪术,先事发让他昏迷,然后在睡梦之中杀死他。
     清舒也没否决她的想法,只是说道:“能使用巫术杀人的,只有道行高深的人才行。小瑜,利用巫术害人会遭反噬,反噬最严重的会连自己的命都没有。修行不易,除非是血海深仇,不然没人会拿自己的命去赌。”
     “这些年你们也竖了不少敌,会不会是你们的敌人买通了什么妖道。”
     这点清舒摇头说道:“要真是被中了邪术诅咒,一远大师与师太他们应该能看出端倪。总不能对方的道行在所有人之上,那我们还有命在吗?”
     小瑜觉得这话说得也有道理:“那是什么原因?清舒,这事不查清楚还是有隐患的。”
     不找出原因,万一哪日符景烯又昏迷怎么办。
     清舒就是知道原因才不着急,但这些话不能跟小瑜说道:“没事,张天师给景烯算了一卦,卦象是吉,以后不会再这样的意外了。”
     见她一点都不担心,小瑜也就没有问了:“卫方想等文华堂放假与我一起去江南游玩,天太热我不想动。”
     清舒一听就劝道:“卫方应该是想儿子跟孙子了。之前他陪你去了山东跟西北看望沐晏他们,这次你也该陪他去江南看望下儿子了。”
     去看望沐晏他们也是夏天,当时小瑜就没有抱怨推脱。也是她的这种双标,清舒一直让她不要搬去卫府住。住在郡主府,哪怕卫榕跟他媳妇清楚小瑜没有一视同仁,心里不舒服忍忍也就过去了。可若是住在一起,天天看着听着就忍不了。
     小瑜听到这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说得对,那我放假就跟他下江南,正好去领略下江南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