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PVP
最快更新四重分裂 !
    不得不说,墨在对阿拉密斯的实力估算方面出现了非常、非常、非常严重的误判!
     否则也不会在实力上限几乎相仿的情况下被压制到这种程度了。
     但这其实也怪不到墨身上,毕竟此时此刻的他与一般路过NPC几乎并无差异,无论是世界观还是认知都相当‘局限’,所以才会被莫名‘变强’的阿拉密斯打个措手不及,被对方那狂风骤雨般的双剑逼得连连后退。
     而事实上,阿拉密斯其实并没有‘变强’,更没有在之前与墨和波多斯一起猎熊时隐藏实力。
     真正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首先,阿拉密斯是一个‘异界人’,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玩家’,不仅如此,他姑且还算是一个‘超资深玩家’,虽然年纪并不算大,只是四舍五入才能勉强迈入而立之年的岁数,比墨檀大不了多少,但鉴于其从小学僧时期开始就大玩特玩各种主流网络游戏,而且天赋也还算不错的原因,也算是个骨灰级游戏玩家了。
     除了玩第一视角3D游戏会吐所以基本不涉猎FPS类游戏之外,无论是经久不衰的RPG、ARPG(角色扮演)类游戏、ACT(动作)类游戏、SLG(策略)类游戏,亦或是大型赛事较多的RTS(即时战略)类游戏和MOBA(多人在线在战术经济类游戏,如LOL),接触游戏领域颇早的阿拉密斯几乎都有涉猎,而在精神模拟游戏度过了最初的阵痛期(比如BUG满天飞),日益走向成熟之后,他自然也是那批冲在时代最前沿的玩家之一。
     总而言之,这位以‘知名非职业线上团体【浴火公会】领袖’的身份活跃在业界,并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家伙虽然不‘职业’,但真的很‘专业’。
     而像阿拉密斯这种比较专业的玩家,跟绝大多数非资深玩家是不一样的,跟墨这种‘土著NPC’自然也不一样。
     平日里的各种细节姑且不论,就算只说战斗领域,也着实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具体点说,在通常情况下,阿拉密斯这种人在战斗时基本会有两种模式,而不是像这个世界中绝大多数人一样风格固定。
     第一种,是打怪状态,即游戏常用术语中的PVE(Player Versus Environment),一般来说就是大多数游戏中玩家打副本、推BOSS时的模式。
     在这种状态下,像阿拉密斯这种玩家几乎会舍弃掉一切非必要的操作,在仔细观察或探究完敌人的模式(或看完攻略)后,制定(或直接从攻略抄)出一份最具效率的打法,并按照该打法宛如机械版精密地进行战斗,每个人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不单纯只是A负责抗怪、B负责输出、C负责加血这种铁三角式套路,很多时候就连每个人的攻击角度、站位都要抠到极致,而且还要兼顾队友的职业风格、个人风格以及臭毛病。
     比如说,在某款游戏中阿拉密斯和波多斯带领团队攻略某个BOSS时,后者会在自己的强力增益技能冷却结束后开始施放【元素尊者】+【熔岩图腾】+【雷霆风暴】这套组合技,在前者则会在精准地计算出时间后选择放弃输出,尽可能地为同伴留出爆发空间,以取得更高的总伤害,并在存在‘队友误伤’机制的情况下降低治疗伙伴的压力。
     总而言之,讲究的就是一个精打细算。
     这个道理在无罪之界中也是一样,区别在于,比起传统游戏里那些行动模式固定的AI,这款游戏里的‘怪物’在智能上都十分健全,狗有狗的智力,人有人的智力,并不像很多游戏中那些被推了几百遍还是同一套打法,还不如狗记性好的大魔王好打。
     所以阿拉密斯等人过去百试不爽的PVE打法其实很难复刻到无罪之界中。
     但如果是‘爆熊’这种虽然智力肯定比传统AI强,但只要准备工作做得够完善,行动模式还是比较好猜的魔兽,就很容易被阿拉密斯和波多斯这种段位的玩家在短时间内摸索出‘最高效应对措施’了。
     所以墨之前所经历的那场战斗,严格来说其实只是一场3人PVE而已,不仅如此,当时为了配合两人并不是很熟悉的墨,阿拉密斯和波多斯在战斗前期还有着许多保留,而在他们大概掌握了墨的打法,不再保留的时候,那只倒霉熊已经快死球子了。
     要说尽没尽全力的话,当时的两人确实‘尽全力了’,在加上‘从PVE的角度来说’这一前提的情况下。
     而现在正在和墨切磋的阿拉密斯,则是另一种状态。
     看到这里,聪明的小伙伴们应该已经猜到了(没猜到的请假装自己猜到了),此时此刻的阿拉密斯,正处于并非PVE,而是PVP(Player Versus Player)的状态中,即一般游戏中玩家对玩家的战斗状态。
     与PVE不同,在绝大多数游戏中,PVP唯一的套路就是——不择一切手段打飞对手的狗脑子。
     排除无罪之界这个非主流游戏,常规游戏中的PVE和PVP环境堪称天差地别,甚至可以说是两个游戏也不为过。
     一个是规规矩矩精打细算的打。
     一个是不择手段穷极心思的杀。
     乍看上去都是让目标从会喘气儿的变成不会喘气儿的,但内核却完全不一样。
     PVE,有技巧的人、严谨的人占便宜。
     PVP,不要脸的人、心黑的人占便宜。
     而阿拉密斯从很久以前就是‘浴火公会’里被公认最不要脸的一个,而浴火公会则是哪怕把某些低级工作室算在一起比较,在业界中也可谓是相当不要脸的一伙。
     之前也提到过,阿拉密斯这个人很久以前曾经在某款游戏中用非常不光彩的手段干掉过醒龙,也就是那位真名李雷,英语口语水平极佳,目前在无罪之界个人实力排行榜中稳居前五的明星玩家,几乎可以算是业界内第一人的存在。
     总而言之,阿拉密斯的PVP水平非常强,而且手黑心脏。
     在这一前提下,就算他并没有抱持着PVP的核心思想,即‘干掉对方’这一心态跟墨战斗,后者也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跟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勉强架住阿拉密斯右手那把鬼神莫测的短剑【伪·灾难之刃】,墨几位狼狈地俯身扑倒在地,才堪堪避过另一把被对方藏在自己的视野死角,直到出手那一刻才露出狰容的左手剑【伪·哀伤之创】。
     “闪的漂亮~”
     阿拉密斯吹了声口哨,然后狡黠地笑了起来:“但你确定地上就是安全的吗?”
     【?!】
     或许是因为被生命之水冲击的有些迟钝,墨这才发现有一根雷管正悄无声息地在自己的脚边燃烧着。
     嘭!!!
     墨的身体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一阵气浪推了出去,虽然因为那根雷管当量并不大的原因没有受到太大伤害,整个人只是衣服有些焦黑外加在地上滚了几圈而已,但动作却已经被这次小小的干扰彻底打乱了!
     呼啸之声在咫尺之处响起,不知何时将【伪·哀伤之创】换成了一柄圆头单手战锤的阿拉密斯飞身而起,灵巧地在半空中转了半圈,那柄在惯性驱使下更显沉重的小战锤轰然砸落。
     【之前要是练剑的时候没偷懒就好了——】
     有些昏沉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墨再次原地一个翻滚,避过了那柄试图给自己开瓢的锤头,并在下一秒被阿拉密斯抬脚掀起的沙子糊了一脸。
     反握【伪·灾难之刃】,阿拉密斯狠狠地一拳擂在了墨的侧腰,成功凭借【肾击】将后者砸进了眩晕状态,然后右手轻扬,将锋锐的刃锋稳稳地抵在墨的颈侧,笑嘻嘻地说道:“二比零~”
     “真厉害啊……”
     胡乱抹了把脸,墨心悦诚服地对面前这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猫人说道:“真是太厉害了,波多斯也这么强吗?”
     阿拉密斯撇了撇嘴,哼道:“那个垃圾怎么能跟我比~”
     “你们也经常切磋吗?”
     “算是吧,不过基本都不是为了切磋,只是单纯地想削他一顿。”
     “你赢的比较多?”
     “那必须的!”
     “多多少?”
     “至少得多几百场!”
     阿拉密斯骄傲地咧嘴一笑。
     “那还真是多挺多啊。”
     墨有些讶然地眨了眨眼,然后又随口问了一句:“那你们一共打过多少次啊?”
     “各种情况(游戏)加在一起的话,不到一万次吧。”
     阿拉密斯继续骄傲微笑。
     墨:“……”
     很显然,他刚才那‘波多斯恐怕也有这么强’的猜测是成立的。
     “别把我们想得太厉害。”
     阿拉密斯却是一改刚才切磋时那副冷峻的模样,乐呵呵地拍着墨的肩膀说道:“你只是不太适应我刚才的打法而已,而且多少应该还带着点之前咱们干那只熊时对我的印象,要是咱俩之前没见过的话,你肯定能坚持得更久。”
     【乍听起来像是在安慰我,但是总觉得有点不爽……】
     一边如此想着,墨一边拍开阿拉密斯的手,没好气地说道:“而且我刚才还被你骗着喝了一大口那个什么【生命之水】,整个人都不是很舒服。”
     “哟呵,现在知道说不舒服啦?”
     阿拉密斯挑了挑眉,耸肩道:“我之前可是建议过你先稍微活动活动的啊,是你自己说不用的。”
     墨一边拍打着自己身上的沙子,一边虚起双眼看着对方:“那是因为我并不觉得在摄取大量酒精后稍微热热身就能没事了。”
     “那倒是。”
     结果阿拉密斯竟然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抱着胳膊说道:“但那样的话挨起打来应该不会很痛,嗯,还要继续吗?”
     “继续。”
     从刚才一觉睡醒后开始就有些昏沉,再加上那一大口【生命之水】的关系,墨似乎比平时要稍微冲动一些,所以便很痛快地点了点头。
     “很好~”
     阿拉密斯莞尔一笑,往后退了两步与墨拉开了距离:“很有精神。”
     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愈发浑浊的大脑加速运转,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来吧。”
     然后阿拉密斯就直接进入了隐匿状态,消失不见了。
     这一消失,就是整整三十分钟。
     前五分钟,墨一直在屏息等待。
     五分钟后,他开始警惕地小范围走动,努力感知着周围的气息。
     第十五分钟开始,墨开始大范围移动,维持对气息感知的同时不断地做出假动作。
     第二十五分钟,觉得自己有点像个傻子的墨深深地叹了口气,原地坐了下去,看上去一副泄了气的模样,但其实依然保持着警惕。
     结果还是无事发生……
     终于,墨真的开始怀疑那个家伙是不是已经偷偷跑路了。
     然后……
     “三比零~”
     一把匕首轻轻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阿拉密斯得意地笑了起来。
     墨:“……”
     短暂地沉默后
     “再来。”
     墨主动提出了再战。
     然后就被阿拉密斯用一套完全不符合之前画风的,狂风暴雨般正面攻击直接压制到被击飞了武器,全程只用了四十秒不到。
     “再来!”
     在酒精的影响下,墨开始上头。
     “没问题。”
     阿拉密斯来者不拒,欣然应允。
     然后两人就在这一亩三分地又打了七八场,其中墨最久的一次坚持了10分钟才堪堪落败,最快一次是被阿拉密斯直接一个【肾击】放倒,用时2秒。
     “唔……再来。”
     【生命之水】的后返劲儿上来之后,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理性逐渐消退的墨面色微红,有些口齿不清地继续说道。
     “差不多行了吧。”
     体能值已经滑落到60%的阿拉密斯干笑了一声,摇头道:“我已经彻底搞清楚你的实力了,墨,你很强,真的很厉害了,所以在咱们今天就先到此为……”
     “再来!”
     “喂,你已经喝大了,再打下去估摸着就只剩本能了,我胜之不武啊。”
     “再来!”
     “行行行……最后一把了啊。”
     阿拉密斯叹了口气,重新抽出了自己的匕首,有气无力地说道:“开始吧~”
     呯——
     两把匕首飞旋着冲天而起,并在两秒钟后‘哐啷’一声砸在了地上。
     阿拉密斯:“……?”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