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四重分裂 > 第一千零九十章:形而下的消遣
最快更新四重分裂 !
    “你……和我?是悖论?”
     墨先是定定地看着面前这位夜女士好一会儿,然后一边抬手轻揉着额角,一边合上双眼长舒了一口气,苦笑着低声道:“抱歉,虽然是我自己提出的问题,但是……这边似乎真的有些跟不上节奏了。”
     夜女士打了个哈欠,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系在腰上,很是不修边幅地托着脸颊笑道:“很正常,虽然无论怎样你都是‘你’,但此时此刻在我面前的‘你’就算想破头,很多事也是绝对没可能理解的,不过这可不是件坏事。”
     “知道的越多越危险?”
     墨皱了皱眉,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难道‘我’之所以让我失忆,其根本目的是想要保护与夜女士你互为悖论的自己吗?”
     夜女士先是一愣,然后忽然掩着自己的嘴咯咯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笑了整整三分钟,才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抹着眼泪咧嘴道:“哈哈,你啊,你难道是在害怕我吗?你难道是觉得‘自己’之所以会通过某种方式实现‘失忆’,就是为了不会被我这个所谓的‘悖论’抓到吗?”
     见对方做出了如此反应,原本已经绷紧了身体的墨也偷偷松了口气,微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所以我现在是否可以理解为,自己刚刚做出了一个有些离谱的猜测呢?”
     “其实也不能完全这么说,毕竟我真的很讨厌你。”
     夜女士舔了舔自己的嘴角,抬起手来凶巴巴地在自己脖子前比划了一下,咬牙道:“而且是远远超过天打雷劈、水火不容级别的讨厌,每分每秒都想把你弄死想的不得了。”
     墨平静地点了点头,并没有被对方吓到,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面前这位夜女士真想对自己不利的话,那么这个在言语间并不怎么把‘真神’当回事的存在恐怕抬抬手就能把自己轰成渣滓了。
     “啊~你这副淡定的模样也很让人火大啊。”
     夜女士跟个不良少女似的把一只脚踩到椅子上,撇嘴道:“不过,怎么说呢,因为一些很烦人但也不能完全无视的东西,还有一些虽然微不足道但姑且还算是我‘本人意志’的因素,我是不会太过主动地出手伤害你的。”
     墨莞尔一笑,颔首道:“承蒙手下留情,实在感激不尽。”
     “不用感激,我只是稍微让你知道一下咱们彼此之间的立场而已。”
     夜女士啃了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有手里的鸡蛋灌饼,含含糊糊地说道:“归根结底,完全抛开那些有的没的不想,你和我完全可以说是敌人,与生俱来的敌人,毫无和解余地的那种。”
     听到对方这番话,同时身为‘当事人’与‘不知情者’的墨只是无奈地耸耸肩膀,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毕竟他还是能看出来的,面前那位夜女士其实并没有针对‘现在这个自己’的意思,无论是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挂在嘴边的‘讨厌’也好,还是与生俱来的敌人、毫无和解余地之类的话也好,其实都并没有在针对自己这个有着大量记忆空白的人。
     “还有什么问题么?”
     夜女士吃完了昙华大学校门口那家二十年老字号的招牌里脊灌饼,一边吮吸着手指一边说道:“虽然我之前也说过,就算是这么傻呆着浪费时间对我来说也是有意义的,但我是我,你是你,被我拉来这种地方太久的话,凭你现在的身体和精神还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虽不明,但觉厉,尽管墨并不清楚对方所谓的‘问题’具体是啥问题,但他依然从善如流地继续自己的提问:“我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看到那些……所谓被封死的道路、被否定的可能还有被抛弃的选择?为什么会看到那些人和事?”
     “呵呵,又是一个好问题。”
     夜女士拍了拍手,并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轻笑着反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理论上对这句话毫无印象,所以墨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摇头否认,但就在他正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却又莫名打消了这个想法,并迟疑着抿起了嘴,不是很确定地皱眉道:“我……应该没有听说过,但……姑且能猜到这句话中的意思。”
     “嗯,就当你说得是真的吧,毕竟只有你的思想是我连访问都无法访问的,哪怕是现在的你也一样。”
     夜女士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又抄起了一瓶不知从那里变出来的,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间罪爵邸书房中,甚至不应该出现在无罪之界中的‘罐装冰可乐’吨吨吨地喝了好几口,然后特不文雅地打了个响嗝,笑道:“说通俗一点就是——你刚才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你潜意识中曾经强烈向往或者幻想过的‘可能性’,而我虽然唯独没有办法读取你的思想,窥探你的记忆,却可以像作弊一样帮你对某些未知情报进行补完,还能临时赋予你一点点能力,一点点虽然有趣,却足够无伤大雅,绝不会触犯规则的能力。”
     墨顿时被成功地引起了好奇心,立刻追问道:“比如说?”
     “比如说,创造?”
     夜女士皱了皱眉,沉吟道:“嗯,虽然应该是比单纯的‘创造’更复杂,更不好理解的东西,不过为了便于说明就姑且称之为‘创造’吧,总之,我赋予了你一种能够在无意识间‘创造并推演因果’的力量。”
     “创造并推演因果?”
     墨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然后又眯起双眼回忆着之前自己看到的那几幕‘场景’,一时间有些恍惚。
     “没错,就是创造并推演因果,不过虽然说起来很是高端,但其实只是一种比较靠谱的超级脑补能力罢了,撑死了也只是将这份脑补固话或具象化而已,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
     夜女士摆了摆手,风轻云淡地说道:“总而言之,我赋予了你一点点这种力量,并试着诱导出你那些虽然我无法窥探,却依然被保管于你这个‘存在’深处的思绪,然后就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偷看,直到你在本能的驱使下直接闯进了‘我家’。”
     “只可惜,我并不认识那些人,那些在不存在的未来、因果中与我所有交集的人们。”
     墨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在随口感叹了一句后便不再去回忆那些十分危险的、足以让自己沉溺在其中的‘可能性’,而是目光灼灼地盯住了面前那位‘夜女士’:“那么,虽然不是最后,但却是我最重视的一个问题,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聊天,或者一起发呆。”
     夜女士干脆利落地给出了回答。
     “啊?”
     而察觉到对方并没有在开玩笑的墨则是直接就惊了。
     “很难理解吗?很难理解吧。”
     夜女士耸了耸肩,站起身来走到墨的身后,扶着他的椅子淡淡地说道:“只可惜这就是事实,我之所以把你‘叫’过来,真的只是想要跟你说说话而已,就算不说话,能在一起待一会儿也也是好的,呵呵,听起来是不是挺花痴的?”
     满脸茫然的墨甚至给不出反应,没点头也没摇头,显然对夜女士给出的这个解释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希望你不要觉得我真是个花痴,毕竟虽然现在是以女性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但如果我愿意的话也可以变成‘夜先生’,总而言之,性别这种概念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千万不要觉得人家对你抱有什么好感哟?”
     说到最后的时候,低着头与墨四目相对的夜女士俏皮地笑了起来,直到几秒种后,意识到对方完全没想跟自己开玩笑的她才敛起笑意,撇嘴道:“听不懂的话,我就换一种说法解释吧。”
     “好。”
     墨微微颔首,不再抬头看正扶着自己椅子垂首俯瞰的夜女士,而是将视线重新投到自己身前那杯已经冷掉的咖啡上:“洗耳恭听。”
     “我想你应该能多少看出来一点,无论是从主观角度还是客观意义上、无论是这个你所熟知的世界还是那个你所生长的世界,我都算得上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非常特殊,非常非常的特殊。”
     夜女士轻轻将双手放到墨的脸颊两侧,一边宛若高级技师般揉着后者的额角,一边淡淡地说道:“而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这份特殊性,至少到目前为止,我几乎没有办法与任何事物正常交流,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跟你扯一些或有意义或没营养的东西了。”
     墨并没有抗拒背后哪个身份成迷、性别成迷者的‘按摩’,只是继续问道:“照这么说的话,难道我也是个同样特殊的‘意外’咯?所以才够资格被很特殊的你拉到这里来‘交流’?”
     “当然,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们可以说是互为悖论的,在这个大前提下,虽然各自所代表的性质与意义完全不同,但至少足够‘平等’,而这份‘平等’,正是我们能像现在这样正常对话的核心原因。”
     夜女士笑了笑,然后又慢悠悠地补充道:“当然,仅限于现在这个状态的你。”
     墨哑然失笑,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你对没有失去记忆的我有些忌惮呢。”
     “老实点别动。”
     把墨的脑袋扳正,夜女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继续用自己纤长的十指轻轻按压着墨的头皮,为后者缓解着并不强烈疲劳。
     “谢谢。”
     墨轻舒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我没有问题了。”
     “没有了?”
     夜女士愣了一下,好奇道:“真的假的?就问这么多你就满足了?别小看我的博学程度啊,只要你问的话,大多数问题我都可以帮你解答哦,比如你之前看到的那个世界,比如那个与你牵手的女孩是谁,这些我都可以……”
     “谢谢,但是不必了。”
     墨态度颇为坚定地打断了对方,平静地说道:“虽然我的好奇心远远没有得到满足,但这种程度的情报就足够了,如果再继续贪得无厌地打听下去,恐怕就不仅仅是徒增烦恼那么简单了,你说呢?夜女士。”
     夜女士用适中的力道捏着墨的肩膀,缓声道:“我倒是觉得无所谓,毕竟我从一开始,就没……”
     “就没想让我带着这里的记忆‘醒来’,对么?”
     墨忽然笑了起来,语气轻快地替对方说完了后半句。
     夜女士的双手停住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尽管我的意识正停驻在这个地方陪你打发时间,但身体多半还在河狸镇,仔细想想看的话,应该是在河边不小心睡着了吧,”
     墨站起身来,转身与夜女士四目相对,莞尔道:“这是我们第几次见面?”
     “第一次。”
     后者直言不讳地给出了回答,淡淡地说道:“虽然我会让你在离开这里的那个刹那遗忘掉有关于这里的一切,但这确实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墨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我还以为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陪你‘解闷儿’了。”
     “你以为我这里是什么地方?说把你抓过来就把你抓过来玩?”
     夜女士扯了扯嘴角,然后‘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凭空在房间中央唤出了一扇朴素的木门:“打开这扇门,你就可以回去了,当然,这里发生的事你一点都不会记得。”
     “感谢你,夜女士,这真是非常新奇的体验。”
     墨缓步走到房间中央那扇木门前,单手扶住门把,头也不回地说道:“那么,在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前,姑且容我再问一个问题吧。”
     “好啊,说来听听。”
     “除了陪你解闷儿之外,我们这次会面还有什么其它意义吗?”
     “真敏锐啊……你这家伙……”
     “只是忽然想到,就随口问出来了~”
     “好吧,其它意义嘛,当然是有的。”
     “哦?”
     “那就是……”
     第一千零九十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