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破之无上之境 > 第三千二百六十七章 青出于蓝
最快更新斗破之无上之境 !
    嗡!
     一声脆鸣,亦如长剑出鞘,清脆而刚毅,一道光束从九目神葫当中暴掠而出,人未到剑先到。
     暴掠而出的光束直接一转,便是朝着远端的剑淑呼啸而去,顿时间,剑淑感觉到了极端强悍的压迫力,剑淑眼眸骤然一缩,当即以最快的速度抬起双刀,以及背后的那把悬浮长刀同时挥出。
     铛!
     一声惊天动地声音顿时炸响,凌厉的刀光朝着四周激荡开来,一层层冲击波极具威力,四周的一切瞬息间都被横扫而开。
     临近一些的身影仿佛身上被重重劈砍了一刀一般,被冲击横扫而过的者,皆是出现了狰狞可怖的刀伤。
     剑淑身形此刻往后倒射近百丈才是最终稳住了身形,此刻她满脸震惊的朝着萧炎看了过去,方才那一击若是她反应迟一些,或者没有拔出她第三把邪刃,恐怕那一击下,她已经死了!
     九目神葫当中一缕青烟浮出,在那青烟中便是缓缓出现了一道衣衫褴褛的身影,手持一柄半月短刀,背后负于一个剑甲子,双眼裹着一块厚重的纱布。
     “小辈不错,能挡下老夫一击者,也算有写斤两,按理老夫只出一剑,这一剑杀不了的我就不会再出手了。”佝偻的身影散发着强大且凌厉的波动,沉声开口。
     萧炎一听老头话语当即就是一愣,一剑杀不了就不杀了?
     “只不过你手上的刀……却让老夫很是不爽,那就只能杀你助助兴了。”佝偻的身影面对着萧炎,然后说出最狠的话。
     “前辈,你这样让我很紧张啊。”萧炎搓着小手,然后继续苦笑道:“您说话能对着敌人别对着我吗?”
     “哦?哈哈……实在抱歉,老夫是瞎子,容易把方向给搞错。”疯剑者尴尬的大笑一声,这一瞬间气氛尴尬的有些凝固,疯剑者这才转过身朝向了剑淑。
     “别紧张,老夫虽然没有眼睛,但我的剑却是有。”疯剑者缓缓道,萧炎苦笑着点了点头,但疯剑者话音落下后,萧炎蹭蹭的便是往后退避了百丈,直接退到了远端观战的那群人里,似乎这场战斗已经和他没有关系了。
     疯剑者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惋惜道:“看吧,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
     “前辈……您这把剑一直追着我,真不是我不信您啊。”萧炎苦笑道,他往后暴退之时,一把长剑始终紧追着它。
     “咳咳……妮子,还不快回来!”疯剑者当即干咳了两声,以缓解尴尬,叱声喝道。
     妮子?这剑都还能有性别之分?!
     只见疯剑者话音一落,追着萧炎不放的长剑立刻一顿,似乎能够感觉到长剑之上传来的那种娇滴滴的委屈感。
     咻的一声飞回了疯剑者的剑匣之中。
     “身负剑匣,手持半月弯刀,又自废双眼……未曾想到今日竟是遇到了师尊的仇敌……疯剑者!”剑淑目光死死的盯着疯剑者,苦笑一声喃喃开口。
     “你的身上戾气很重,估摸着你和那黄老头一样,四处滥杀吧。”疯剑者缓缓开口,萧炎在一旁听着,心想这都能遇到熟人,按道理,疯剑者是来自苍茫,而即便是剑淑的师尊应该来自神熙,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怎么会有交集呢,萧炎感到十分费解。
     “你说我师尊吗?他已经死了。”剑淑冷冷道,疯剑者闻言一挑眉,有些费解。
     “哦?黄三甲虽然实力不强,曾几何时已经突破到斗神,莫非他没能成为不朽么?”疯剑者惊疑道。
     “突破之时被人所害。”剑淑道。
     “杀他之人是谁,说来听听。”疯剑者再度问道,远端的萧炎是一头黑线,心说这疯剑者的废话也太多了吧,明明是请他出来杀人的,怎么还聊上了呢。
     萧炎心中虽然有气,但他只能憋着,不敢说话,毕竟这老头没长眼睛,万一他生气了,刀剑无眼把他给砍了咋办。
     “我。”剑淑回答很简短。
     “嗯?!”疯剑者再度感到惊疑,明明看不见的脸却在此刻惊奇准确的朝向了剑淑。
     “没什么,我只是想证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已。”剑淑回答依旧很平淡,而这个回答则是让疯剑者都是为之一愣,而后放声大笑。
     “哈哈,可怜的黄三甲啊,恐怕死也没想到竟然栽了自己的手里,想来应该是蓄谋已久,而非突生歹意吧?”疯剑者大笑,并没有因为黄三甲的死而愤怒,反之觉得很是搞笑。
     “当他踩着我的头对我吐唾沫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他!”剑淑咬着牙,即便此刻似乎内心之中仍旧对黄三甲充满了仇怨。
     “干得漂亮,老夫曾有一个弟子,就是被这黄三甲所杀,本想杀你做为陪葬,真是没想到啊,曾经号称要做神熙第一刀的黄三甲竟是被自己的徒儿所杀……不得不说,你们师徒二人性子很像,简直是善心病狂。”疯剑者笑道,剑淑眼神阴沉,她此刻的手臂在颤抖,因为邪刃即便没有攻击,但拔出来的那一刻就会不断吞噬剑淑的源气。
     因为和疯剑者一番对话,已经耽搁了很多时间,但她知道,疯剑者断然不可能会放过她。
     “不错不错,我真的很喜欢你!”疯剑者笑道,萧炎心中咯噔一声,心想这哥们不会是想收着妮子为徒吧?
     那岂不是闹了个大乌龙,这种情况至他于何地。
     “把你该死的怜悯拿走,我不需要!”剑淑硬气开口,疯剑者掂了掂手中的短剑,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幻,从开怀大笑边做了充斥着一丝变态的笑容。
     “怜悯?在下身上从来没有怜悯,喜欢你,只是想把你的头割下来,当做腰间挂件,不错不错。”疯剑者笑容逐渐肆意。
     “哼!”剑淑冷哼一声,毫无畏惧,手持双刀,身后悬浮一刀,三把长刀皆是她的攻击手段。
     她一咬舌尖,当即便是直接燃烧生命,血液从口中喷出,喷在了手中的长刀之上,旋即发出嗤嗤灼烧之声,下一瞬,她身形一颤化作道道残影,竟是主动朝着疯剑者攻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