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575章 冥渊蛇影
最快更新香祖 !

    “终于到了,就是这里。”

     “幽长老他们已经进去,我等在此助力,应当还赶得及。”

     须臾之间,众人飞纵而起,如同遁光飞向四面八方。

     船上多有筑基境界的修士,这些出动之人配置的法宝也堪称精良,不一会儿功夫就穿梭数百里,赶到了濑耳岛附近各地。

     东边,一座海崖上,古老的石碑孤零零的斜躺在露天的地面上。

     其中一名修士赶来此间,伸手一挥,便以法力将其摄住,扶起。

     石碑对准了天上某处方位,星光倾泻,如同天河垂落。

     西边,一处海沟中,破旧的残垣埋藏在水底的泥沙中。

     一名魔道筑基施展避水诀潜了下来,绕着游动几圈之后,找准方位,把一处挖开。

     里面有个尖尖的石塔顶显露,同样遥指苍穹。

     南边,一座无名海岛中,高高的火山如同坟包,耸立在大地上。

     四周青山绿水,生机盎然,呈现出四季如春的繁盛景象。

     有人来到,观察好一阵,忽的把一大篓霹雳子扔进了火山口。

     轰隆隆!

     天地震动,火山口中冒出了滚滚的浓烟。

     它立刻便像是沉眠已久的巨兽,重新苏醒过来。

     北边,一个凡民岛国,被称作鳟落山的所在,巨大鱼骨早已石化,如同高达千余丈的雕像趴在大地上。

     几名修士赶来此间,从储物袋中提出数头事前准备好的妖兽,当场宰杀。

     滚烫的热血洒在石化鱼骨头顶上,大地震动间,几个生涩难懂的神秘符文大放光芒,慢慢从中浮现。

     随着几处地点的变动,李柃所曾见到的那道光柱受到干扰,变得愈发暗淡。

     这一点的影响,很快也体现在了石门背后的世界。

     “夫君,你看那太阳……”

     慕青丝面带讶然,指着悬挂在天穹上的那轮血色太阳道。

     李柃抬头看去,发现其似乎变得略大了一些。

     太阳中间有个黑色的空洞,潺潺血流不断涌出,在下方汇聚成河。

     虽然它挂在远处,看起来并不大,但实际上,从下方流淌的血水看来就非常可观。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轮血色太阳似乎还在越变越大。

     李柃忽然惊觉道:“不对,好像是离我们越来越近!”

     慕青丝道:“下面也有什么东西!”

     那是一大团包裹着太阳的东西,宛如云雾缭绕。

     运起法眼,认真看去,才能得窥其全貌。

     那竟是如同生灵血肉一般的黑红交混之物,庞大而又软绵,不断蠕动着。

     李柃和慕青丝怎么看,就怎么感觉那像是生物身上的血肉,而血色的太阳也因角度变化渐渐展现出如同眼球的形状,原本以为是虚空的黑洞,竟然是处在中心的瞳孔处。

     这画面,就好似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它不知从何时起被人剜下,因着法力生变,在此蕴养了足足百万年。

     久而久之,镶嵌于两界交缝之处,成为控制冥界血海与西海世界的阀门。

     李柃从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邪恶力量,四周的血流也陡然变大起来。

     除了眼瞳处,天穹背景上,越来越多的地方涌出血液,就仿佛一个生灵被人残忍剥去外皮,渗透得愈发厉害。

     短短十余息的时间,李柃和慕青丝脚下的空地就被血流占据了,冥河涌了上来,形成新的支流。

     “前辈,这边好像有些不对,那种冥蛇越来越多了!”

     突然,陆行等人的讯息从外面传来。

     李柃进入此前之前,曾经叮嘱他们在外边看着,但有任何异变,都要及时通知。

     李柃听到,立刻带上慕青丝,一个挪移之法往百余里外的洞口飞去。

     此刻门缝仍在缓缓打开,比之前还要更加明显了。

     他甚至都不用施展形体变化,径直就闯了出来。

     果然发现,外面的山谷不知何时充满了血水,一条条黑色冥蛇从中爬出,越汇越多。

     迄今为止,人香变化所带来的迷惑效果仍在,那些冥蛇误把李柃和慕青丝当作了幽玉阙,根本无法分辨。

     但陆行等人,似乎已经岌岌可危。

     他们燃放的拒邪香受到周围腥锈血气侵染,香魄性质急剧变化,正在变得腐朽无香。

     因着香魄氤氲而形成的辟邪力场也在消失,一些冥蛇甚至闯了进来。

     一行人且战且退,已经到了数里之外,正在合力斩杀一条长达七丈有余的巨大黑蛇。

     李柃闻香识人的本领并没有出错,在这危难关头,长空双雄一众人等没有趁机生乱,反而与陆行等人合力对敌。

     虽然李柃暗中在陆行等人身上留下了应对的手段,但却仍然沉寂,没有对他们派上用场。

     这些人都是老江湖,自然明白此刻真正重要的是什么,都知道团结一心才能渡过难关。

     “小心!”

     突然,有一名和陆行相识的草莽道友怔在原地,差点被一条从旁窜出的黑蛇咬中。

     陆行出手将黑蛇轰开,救了他一次。

     “韩道友,你没有事吧?”陆行带着几分关切问。

     可是那韩道友怔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韩道友,你怎么了?”

     陆行带着疑惑飞近几丈,但突然之间又停了下来。

     只见对方脚跟处,一条手臂粗细的毒蛇盘绕,已经在不知何时钻进了大半。

     韩道友的面色变得一片铁青,仿佛失去理智般自言自语:“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们……

     杀……该杀!”

     “韩道友,你到底怎么了?”陆行惊讶问道。

     “呀!”突然之间,韩道友扑了上来,掌中运着雷罡,攻向陆行。

     “滚!”顾飞熊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毫不犹豫出手将其击退。

     那韩道友终究只是一名筑基修士,毫无抵抗之力就被击飞出去,扑在地面重伤不起。

     众人惊讶看向他。

     顾飞熊道:“他已经失去理智了,这种黑蛇似乎是负面情绪所化,自身定力不足,就会为其毒素所侵,导致心性大变。”

     “顾道友说的没错,我以前也曾去过一处魔窟,见到过那些堕落入魔的修士,不过那些都是长久以来潜移默化的影响,这种蛇毒能够在短时间内乱人心志,可比那个看起来厉害多了。”

     一名和陆行同伙的修士为其辩解道。

     陆行等人其实也看出几分端倪,沉默不言。

     但就在这一瞬,猜疑和提防也在众人心中不断孳生。

     这种情绪既是来自于正常的反应,也是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那些黑蛇原本就是贪嗔痴怨的化身,即便没有咬中,仍能把毒液化为雾气,充盈整个山谷。

     幸而这时候,李柃和慕青丝终于出现。

     “你们都到这边来!此处并非久留之地,我们先退出去再做其他打算。”

     众人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围了上来。

     李柃也看到了顾飞熊的举动,伸手一摄,远远将那重伤之人抓住,一起带着往外飞去。

     可让他也始料未及的是,外边竟然不再是刚开始时进来的路了。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类似方才血阳洞天的所在。

     众人背后是石门,前方同样是无边无际的戈壁荒漠,荒漠的尽头是如同山水丹青的宽大幕布,苍穹之上,血色残阳高悬,不断流出恐怖的冥河之水。

     滔滔不绝的腥臭血水从空中倾泻而下,涌出许多难以言喻的恐怖之物,远方的地面处,甚至有一些腐尸之流在缓缓站起。

     “怎会如此!”

     “这里难道就是传闻中的修罗炼狱吗?”

     “这是冥河……”

     众人修为实力不一,经历也不尽相同。

     有些人尚还不知事情的严重性,有些人则是已经辨认出冥河的景象。

     就在这时,好些人身躯一震,目瞪口呆,看着远方的场景。

     李柃和慕青丝也露出几分震撼之色。

     不知何时,天穹上的太阳随着一团黑影的移动靠近过来。

     一条粗达数百丈,长不知几许的巨大蛇影正在从长眠之中苏醒般动了动身躯。

     它的脑门上,头颅残缺半边,左边的眼睛正好就是那轮此前见到的血色太阳,瞳孔之中,不断流淌血水。

     黑蛇动,天地变,风起云涌,整个洞天都如同打雷般轰鸣震响起来。

     在场众人尽皆感受到了恐怖难言的压抑气氛,心灵为之深深惊悸。

     “这,这究竟是什么!”

     “难不成,这是那尊冥宗大能的残魂所化?”

     只有李柃因着神魂本质高位而能保持镇定:“不错,这的确就是那尊冥宗大能的残魂。”

     不过他心中很快又默默道:“它经历多年磨损,早已丧失自主意志,被冥河之中的阴煞和魔气扭曲成为怪物!”

     他在此间闻到了更加浓烈的贪嗔痴怨,不由想起,魔道大能修炼过程之中,亦要斩灭种种负面情绪,消除对自身的影响,但和正道不同的是,他们往往会将其转化成为力量,炼制法宝,或者自己的本命魔魂等物。

     而今经历多年孕育,这具魔魂终于成熟,也重新恢复到了化神大能的水准。

     “死后长存,永生不灭之法吗?只可惜,人之所以为人,就是要拥有自身的真灵本质,保持元神,意志的不灭。

     若无独特的经历,种种情感,意志,乃至因果业力来维持自我之存在,纵然证道大能,也难逃过纪元更新之大劫……

     如若只是这种水平的不死不灭,算得了什么?

     不过守尸鬼而已!”

     在李柃眼中,眼前的这尊大蛇看似骇人,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条早已经丧失自我的可怜虫。

     它早已经不是过往那尊大能高手,它是其死后遗恨所化,种种负面情绪和魔魂道果所成就的异类。

     本质上,和人死之后,化为肥料,成就了坟头草没有任何区别!

     “呵呵……”

     李柃投之以冷笑,但下一刻,却是拉上慕青丝,招呼众人:“快跑。”

     呵呵归呵呵,做人还是要诚实的。

     这家伙不好惹,正面对上,可绝不会是件好事。

     还是趁着它还没有注意到自己,赶紧开溜为妙。

     这时候李柃等人也没有别的什么去处,只能通过来时的入口,那座石门继续往外。

     刷的一声,众人穿越石门,来到了外面的世界,但却愕然发现,出现之处并非原先的谷地,而是同样的血色残阳洞天。

     虚空在这里呈现出了诡异的扭曲,宛如对镜自照,前后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象。

     “怎……怎会如此?”

     “这里还是刚才的地方,我们出不去了!”

     有人惊呼道。

     李柃皱着眉头把神识探回原先的所在,果然不出所料,那里也是一个蛇影浮现的世界。

     相比这边,那个世界的蛇影复苏程度更高了,甚至都已经快要从天穹破壁而出,把头颅都探到了戈壁荒漠上。

     血色的太阳如同坠地,流淌的鲜血染红方圆数十里。

     “这边也有残魂!啊,它看过来了!”

     惊魂未定间,有人看到身处之地的大蛇之影动了一下,如同太阳的单眼看了过来。

     “冷静一点,还有机会出去。”

     李柃安抚道。

     “冷静,冷静什么,就算能够出去,也是你这般的高手能够出去,我们都出不去了!”

     出人意料的是,队伍之中这名老江湖情绪失控般,带着几分哭腔激动大叫起来。

     另有几人充满着怨懑和绝望:“我们无路可逃了!”

     “等等,你们干什么,等一下啊!”

     旁人惊呼间,他们忽的朝身后石门冲了过去,试图利用多次折返的办法重新找到最初的入口。

     但这里的宇宙虚空明显有古怪,贸然而动,能否找到正确道路不说,与同伴失散几乎却是必然。

     李柃出手拦下了他们。

     几人崩溃尖叫:“你干什么,连让我们自行逃命都不肯吗,你带我们来这里,果然没安好心!”

     说话之间,身上黑雾逐渐浓厚,背后也出现了形似黑蛇的虚影,如同精气狼烟化形。

     众人见状,讶然相视,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但来不及多想,身后忽的又有如同雷霆的巨响传来。

     李柃回头看去,只见一道光芒正在洞天背后升起,如同长矛拔出。

     钉住此间的那道封镇之物,松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