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574章 石门背后的世界
最快更新香祖 !
    修仙界中,再也没有什么比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更加决绝了。
     因为寻常的恩怨情仇,在看破虚妄的修仙者面前,不过是一笑置之的小事情。
     父母亲人,伴侣同门,也都只是些过客。
     修炼资源这些利益,反而看得更重。
     但若修士自性具足,证悟有成,又何须外物之助?
     那些财侣法地之流都是为了证道,求长生不朽。
     所以,最终的道果才是真正的追求,身外之物不是。
     如若一人和你谈其他,还有得商量,道不同不相为谋,那就是彼此之间的追求相互矛盾,根本无法调和了。
     这种时候,谈感情,谈利益,谈什么都没有用。
     眼下李柃说出这句话,必然是要阻止冥土降临,破坏血海之谋。
     幽玉阙也不傻,才不会留下来等着被杀。
     “居然跑进去了!”
     众人看着幽玉阙化为血芒,遁向石门。
     在此期间,石门之中打开的一丝缝隙仿佛虚空的裂缝,展现出了通往异度时空的路径,他的身影一闪,就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神识再也无法感知。
     黑蛇拦住了众人去路,众人自忖修为实力不足,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
     李柃则是若有所思:“他为何要往里边跑?”
     这大概是幽魂宗人早就准备好的退路,又或许不是退路,而是真正的入口。
     可之前试图坑蒙陆行之举,又是怎么回事?”
     “夫君,会不会是像却罗仙府之中的幽恒那样,需要寻找灵蕴具足的替身,以便夺舍转生?这里面的大能也是冥宗出身,这个门派似乎非常擅长此道。”慕青丝提醒道。
     “也对,但那里面的大能应该没有残存意识在了。”
     这处地方毕竟和却罗仙府有所不同,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不至于还能保留自主的意识,留下木雕鬼那样的残魂为祸。
     但毕竟小心无大错,李柃也不打算让陆行等人犯险,他自己站了出来,往前走去。
     “小心!”
     陆行等人惊呼。
     只见几道黑芒蹿跃而起,如同利箭飞射而来。
     那是黑色的冥蛇发动了攻击。
     它们如同一个个鲜活的蛇类生灵,守护着自己的巢穴,不让生人靠近。
     李柃伸出手臂,法力横空,轰然一声,向下压去。
     噗!
     千百黑蛇尽皆俯首,如同重力瞬间暴增百倍,紧紧的贴在了地面。
     它们的形态虽然奇异,但终归不是什么真正的生灵,也没有生灵所独有的物质之躯。
     这些如同烟雾的身躯轻盈而又无力,根本无法抵抗。
     可是正如烟雾无形,那些黑蛇很快就又顺着李柃掌罡的缝隙蔓延出来,重新浮现在上面。
     “嘶……嘶嘶……”
     转眼功夫,较大的黑蛇飞扑而至。
     李柃伸手一拂,拒邪香香神在背后浮现,撑着纸伞的少女轻盈跃起,手中宝具往前一抛。
     轰!
     宛若实体的屏障阻隔一切负面情绪,所有怨憎之念化为烟尘,被抵挡在外。
     这是当初曾经困住过大粼江神的强大香魄,蕴藏着近乎于法则之力的精神化香,对邪祟恶念之流具有特效。
     李柃此前是不熟悉这种冥蛇,但如今已然开始意识到,拒邪香可能对它具有特效。
     果不其然,此香的阻挡效果好得出奇,那些蛇类径直被拦在外面,根本无法逾越雷池。
     李柃向前踏出一步,轻松穿过蛇阵,来到石门前。
     但在此时,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他把手伸进门中,探了一下,却发现抓住一块坚硬之物。
     “……”
     众人也面露惊讶之色,看着李柃抽回手臂,把一块山壁岩石抠了下来。
     “这门背后,是山壁!”
     随着众人目光投去,氤氲在门缝内的黑色浓雾逐渐消散,那深邃若虚空的空间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后方的山壁。
     这道门扉,就像是两扇石板随意安置在石壁上,打开门后所能去往的,自然也不是门洞背后的空间,而是山壁。
     “通道消失了!”
     陆行等人不免面露遗憾之色。
     李柃迅速退了回来,护住众人,同时开始分发实体的拒邪香。
     “你们拿着这些,关键时刻可以防范冥蛇,保住自己性命!”
     众人接过这些灵香,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人藏在里面,恐怕还会继续冥宗的阴谋啊!”
     李柃道:“先不要慌,到处搜查一下看看。”
     在拒邪香的保护下,众人暂时是安全的,即便四周存在着不少从冥渊里面弥漫出来的血水和冥蛇,依旧能够来去自如。
     借此机会,他们赶紧去往别处地方探查起来。
     可不久之后,汇总起来的结果却是叫人沮丧。
     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别的去路,除却曾经得见的石门变回了普通的石板,其他事物依旧如同往常。
     “究竟会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何他能进去,我们却进不去?”
     “你傻呀,那个人是冥宗的长老,身上自有信物可以沟通此方天地!”
     “不错,据那人的说法,他们宗内的大能已然以身合道,成就一方之冥渊,还试图和远在冥界的血海魔尊相互勾结,通过此间的地势侵袭西海……
     那等大能死而不僵,就算过世百万年,依然会有部分特殊的意念残余……”
     “还真是可怕啊,能够分辨敌我么,那我等若是直接暴露在其感知之下,恐怕得立刻遭殃吧!”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冥冥之中……这句话还真是没有说错!”
     众人议论间,李柃也在思考着同样的事情。
     不过和那些人不同的是,他考虑更多,是那位冥渊大能的意志运转方式。
     “既然已死,那就不可能再保留有情众生的主观意志,其所拥有的,更多是与元神和灵蕴紧密相契之物。
     甚至于……抛开一切意识,念头种种,化为自然大道的规律!”
     自远古仙门以来,修仙界就有斩尸证道,太上忘情之法。
     一步步离欲寂静,斩断凡尘,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情感变得极为淡薄,所有神识,精力,都集中在了自身的灵性和意志之上。
     做到极致,便要如同那煌煌天道,恢弘而又浩大,甚至融入其中,成为天地意志的一份子。
     这等存在,用寻常生灵的爱好憎恶,七情六欲去理解,无疑是极为肤浅的。
     它们更接近于“自然”,“规律”本身,是合道炼真的基础。
     这其实也和元婴境界掌握的法则之力息息相关,进入到了这一层次的修士,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变作了与修为法力,神通法术大相径庭的力量,但却反而顺乎自然,无可匹敌。
     这就是法则之力的由来,也是承受天地意志的加持的前提。
     想到这里,李柃忽的心生灵感,回忆着此前所遇的幽玉阙身上人香,模拟其气味。
     渐渐的,他的五官面貌不变,身上气质却陡然变得幽深神秘起来,周围也开始泛起如同烟雾的气雾。
     “这是方才那人身上的烟气!”
     众人瞪大着眼睛,看着李柃撤去拒邪香香魄,径直站在了蛇群之中。
     说来也怪,此前还凶猛飞扑,仿佛见着生人就要置其于死地的危险冥蛇竟然反应平淡,就那么旁若无人的从其身边和脚下游过。
     这并不是它们的性情忽然温驯了,也不是被拔了牙齿,无力咬人,而是根本不会去主动攻击幽玉阙。
     它们的目标始终仍然还是被拒邪香凝聚起来的护罩,仍然还是藏身在那个护罩里面的其他修士。
     “果然不出我所料,至深的香魄变化,拥有着迷惑感知的力量,寻常之人尚且还要通过眼睛去看,耳朵去听,有着物质形体,被视为杂物干扰的辨别方式,这等大能直指本质,摒弃了五感六识的观察能力,反而更加单一,更易被攻破!”
     人之感官,是由眼耳口鼻,声色味触诸多方面共同构成。
     一个人不会只有眼睛,耳朵,也不会只能闻嗅气味。
     任何一种感知能力,似乎都是有缺的,彼此之间相互配合,相互印证,方为王道。
     但是修炼至高深境界则不同,高深境界的大能高手,往往对自身某项能力极富自信。
     除此之外,则是李柃这般的天赋异禀者能够闻香识人,采取截然不同的感应能力去分辨这个世界。
     此间的残魂意志,乃至于有形的机关禁制,似乎都是据此而设。
     早在当初,一切就已经设计好:感应着幽玉阙的气息,就不会再去攻击。
     或许是冥宗,或许是幽家,又或许,是身上其他宝贝,信物……
     总之,必然有一二因素恰好对上,然后为李柃所捕捉。
     李柃借助自己的天赋异禀将其原原本本复刻下来,果真取得了奇效。
     “你们看,门缝里面又有反应了!”
     众人惊讶看去,但见门缝之中,漆黑的深邃虚空重新浮现。
     这个时候,门缝甚至打得更开了,已经从之前的数指粗细变作人身大小,流淌出来的血水更多,危险意味更加明显。
     李柃略作考虑,叫上慕青丝一起钻了进去。
     他之所以带上妻子一起,是因对此间之物也无甚底气,并不确定进去之后会发生了什么。
     但他有一大自信,那就是自己所在之处要比外面安全。
     不要看进去之后是接近那尊殒落的大能,自己神魂位格比拟阳神之躯,又拥有着无相香,绝尘香,拒邪香种种香品妙用,完全足以庇护。
     而在外面,诸事不明,反而无暇顾及。
     殒落大能若得残魂留存,实力一般都是结丹至元婴不等,而且修为法力往往余下无几,真正强大之处,在于神魂的本质。
     自己此前见识过大粼江神,木雕鬼,心中自然有数。
     至于其他人,他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不过李柃也没有坑他们,反而远远传音,叫他们留守在外,以备不测。
     只要手里头还有拒邪香,抵挡那些黑蛇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再不济,也可以在用完之前且战且退,避开其锋芒再说。
     片刻之间,由黑而白,李柃和慕青丝共同穿梭之间,眼前的虚空好像经历了重重的变化,忽然就来到一个阴气沉沉的洞中天地。
     李柃面上带着几许讶然,转头看了看,但见此间,太阳是血红色的,天地万物都仿佛被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血色纱帐之后,万物颜色黯淡而又朦胧,能见度极低。
     空中不知从何处飘来硫磺与腥秽共存的味道,放眼看去,遍处都是戈壁沙漠的地形,漫漫无涯,皆是荒凉。
     而在视线尽头处,似有一条河流蜿蜒曲折,沿着不知道是地平线,还是虚空边缘的界线往外而去。
     仔细分辨,果然发现,那是一段不知从何而来的冥河支流。
     这种熟悉的感觉,类似当初在幽梦界中穿过一目族的领地之后看到的冥河支流景象,都是冥界和其他界域交接的场景。
     “幽玉阙还真的没有说谎,这里连通着冥界!”
     李柃静静观看了一会儿,忽的带上慕青丝,施展缩地成寸之法往前飞纵而去。
     他看似挺身站立,脚下没有如何迈开步伐,但每一步之后,人影就在空中移动很长一段距离。
     须臾之间,穿行百余里,检查了偌大一片地方。
     忽然,李柃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头,朝天空中斜挂着的如血残阳看去。
     这才发现,那片天穹背景朦胧不清,似极了大写意的山水丹青。
     血色的太阳中心,似有一个黑色洞窟,不断流淌着猩红的血水。
     它们倾注在虚空,染红了一大片云朵,而后又降下。
     在一片宛若天圆地方的奇特空间之中,这条自天空而降的河流形成了壮观的瀑布,远处以为是云霞的事物,竟然全部都是冥河流淌的痕迹。
     最终,洪流凝注于下,漫成长河,缓慢而又坚定的推动着大量腥臭腐朽的血水不断往前。
     正当这时,烟波国故地,李柃等人进来的外面海域上,一艘小型的宝船也来到了遗迹上方。
     几名修士从中飞了出来,赫然正是同为冥宗长老的幻异人一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