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1 > 第二十六章 双重人格
最快更新罪全书.1 !

    特案组办公室里,梁教授和包斩正在下棋,苏眉和画龙坐在在电脑前吵着什么。

     梁教授:“小眉,怎么了?”

     苏眉:“画龙非要我把他家丫头的照片放到这个网站上。”

     梁教授:“你就给他放上嘛,放张照片多简单。”

     苏眉:“梁叔,你不知道。”

     包斩也回过头来问道:“什么网站?”

     苏眉:“Google!”

     除了画龙,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白景玉拿着一份刑侦案卷走进来。

     画龙:“老大,又有什么案子了,这次是去哪儿?”

     白景玉:“地狱,毫不夸张地说。”

     苏眉:“什么地方,这么恐怖?”

     白景玉:“那个地方,胖子进去,会变成瘦子,瘦子进去,会变成胖子。不管是胖子还是瘦子,在那里都会变得像僵尸一样,面无表情,动作迟缓。”

     梁教授:“我知道是什么地方了,精神病院。”

     白景玉:“是的,我以前去精神病院视察过一次,里面关着很多犯重罪的疯子,那次,我遭到了袭击。”

     苏眉:“啊,怎么袭击的?”

     白景玉似乎不太想说这事,想了想,苦笑着说:“他们用粪便。”

     2007年12月29日,安山市精神病院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院长和院长夫人被杀,凶杀现场在医院的停尸房,现场惨不忍睹,血流成河,房间墙壁上按着很多血手印,还有很多血脚印。当地警方初步勘察,手印为院长夫人的,脚印为院长的。停尸房看守人还活着,但是舌头被割掉,扔在水池里,手筋和脚筋被挑断,凶手还打开了他的颅骨,切除了小脑。

     三个人被绑在担架做成的手术台上,呈“Y”字形状,三人都经过全身麻醉。

     院长和院长夫人已经死亡,凶手将其分尸肢解。

     看守人虽然还活着,但已是植物人状态,生命垂危,随时都可能死掉。

     特案组看着这些血腥的照片,照片上,三个人的眼球暴突,眼皮都被割掉了。

     画龙指着照片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梁教授说:凶手,要他们互相看着对方……案情重大,当地警方与卫生部门、民政部门联合申请特案组协助,省厅高度重视,刑侦局重案处严处长陪同特案组一起前往,他们在第一时间赶到安山市精神病院。警方将整个医院团团包围,他们初步认定,凶手的身份是精神病院里的医生或者病人。

     医院大楼年代久远,还是20世纪30年代建造的,其前身是战争时期的军官疗养院,门廊上还能看到弹坑。进入一道铁栅门,门内两排青砖瓦房,分别是传达室、候诊室和探望室,门前的花圃里栽种着鸡冠花。再进入一道铁门,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大院,空无一人,大楼非常破旧,墙上布满了爬墙虎,叶子已经掉光,很多干枯的筋脉缠绕包裹着整座大楼,看上去显得非常诡异和恐怖。

     特案组四人和省厅严处长走进大楼,在医院的会议室内,副院长介绍说,这家精神病院集强制收治、普通治疗、精神鉴定、禁毒、性病治疗于一身,共有八十三名医生和医护人员,二百一十位病人。自从发生这起凶案之后,很多医生都准备辞职,副院长没有批准,因为凶手可能就隐藏在其中。还有,医生辞职了,医院里的病人也就无人监管,这些病人有很多都是危害社会触犯刑律的重症精神病人。

     梁教授做了具体分工,严处长带领当地警方进一步尸检,技术科对案发现场做细致的痕迹鉴定,画龙和苏眉负责讯问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尤其是要问清楚案发当晚每个人的具体行踪,副院长和专家对停尸房看守人进行紧急抢救,他是唯一一个见过凶手的幸存者。

     医院里的八十三名工作人员分几批接受了讯问,很多人都不配合,苏眉将纸笔发下去,要他们详细写下案发当晚自己在做什么,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相当一部分人认为是副院长或者自己的领导干的,另有一部分人乱写一通,还有个护士在纸上画了个圆圈,没有写下任何文字。

     苏眉问那护士:“什么意思,你怎么有胡子?”

     那护士说:“我要辞职。”说完后,她瞪了一眼苏眉,转身就走,出门的时候,她一拳头砸在桌上,力量巨大,桌上所有的东西都被震到了空中。

     因为工作需要,精神病院里的护士需要像男人一样强壮,个个都是虎背熊腰,身强力壮。

     梁教授和包斩在护士长的陪同下,参观了精神病院。医院的结构和监狱没什么不同,到处都是铁栅门,重症患者被隔离,无法自由出入,除了自愿治疗的少数患者能够出院,非自愿性住院的患者很少能治愈回归社会。

     二楼是监护人或亲属送来的精神病患者,三楼是民政部门收治的流浪精神病患者,四楼是强制收治触犯刑律的精神病犯人。

     在二楼接待室内,梁教授讯问了几名自愿治疗的精神病人,这些人可以进行户外活动,在阅览室读书看报,凶手也可能是其中的一位精神病患者。

     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女人,像知识分子,很憔悴也很漂亮。她坦然地说,她就是杀人犯,早就想把院长杀掉了,因为院长强奸过她多次。她绘声绘色地说起院长是怎样强奸她的,讲述的种种细节非常真实,继而话锋一转,向梁教授说道:“你也想强奸我,我知道。”

     梁教授很尴尬,翻了翻病历,这是一个臆想症患者,她认为所有人都想强奸她。

     接着进来的是一个皮肤很白眼圈发黑的胖子,看上去像一只熊猫,他在角落里蹲下,手抖得厉害,脸上的肌肉也一阵阵抽搐。护士长悄悄介绍说,很多患者因为用药的缘故,会眼圈发黑,四肢抖动。

     梁教授问:“你去过院长办公室吗?”

     那胖子开始紧张地说道:“去过,院长偷喝我的酒,他那个房间里有一口井,我在井水里面放了一捆啤酒,放在井水里的啤酒比冰镇啤酒好喝,你们知道吗?”

     梁教授又问道:“院长被杀,听说了吗?”

     胖子说道:“他们是三个人,我看得一清二楚,凶手现在就在你们身后站着呢。”

     梁教授和包斩忍不住回头去看,身后没有人,只有一面墙。

     护士长挥挥手让他下去,包斩看了看病历,这胖子是一个幻视症患者。

     胖子离开之后,一个年轻人走进接待室,看上去像个大学生,文质彬彬的,梁教授翻了一下病历,这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具有双重人格。两个人格都有着各自的名字和记忆,居住在一个人的体内。如果说身体是一台机器,而这台机器是由两个人控制的。

     他微笑着打招呼,在桌前坐下,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正常人。

     梁教授:“姓名?”

     年轻人:“刘无心。”

     包斩:“怎么,你的病历上写的是杜平,杜平又是谁?”

     年轻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这身体是他的,是杜平的。”

     梁教授:“一个人分裂出了两个人格,我看你也像是受过教育的人,应该怎么称呼你?”

     年轻人:“我叫刘无心,住在他的体内……”

     包斩:“你了解杜平吗?”

     年轻人:“我们之间没有交流过,他不知道我的存在,不过我能意识到他,他没文化,不爱思考,所以我取而代之,就这么简单。”

     包斩:“你很聪明,是你的家人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吗?”

     年轻人:“我自愿来的,我喜欢这里,喜欢精神病院,在这里可以胡言乱语,疯疯癫癫,大大方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喜欢自由的感觉,讨厌别人的自以为是和压力。在这里一切都是正常的,不管是尿在床上,还是拉在碗里,或者看谁不顺眼就揍谁,光着身子散步也可以,只要喜欢就可以去做。在这里都是正常的,对医生来说,只有正常——才是不正常的。”

     梁教授:“杜平喜欢这里吗?”

     年轻人:“现在是我,刘无心,现在,他不存在。”

     梁教授:“刘无心,你好,你很爱思考,那我问你,什么是存在?”

     年轻人:“我和你们一样,只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我们从何处而来,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都是从虚无中被创造出来的。比方说,我们存在于一本书中,我们是书里的人物,而看书的人是另一本书里的人物!”

     梁教授:“院长被杀的当天晚上,你在做什么?”

     年轻人:“看书。”

     包斩:“什么书?”

     年轻人:“《时间简史》。”

     讯问结束,年轻人起身告别,他很有礼貌地和梁教授以及包斩握手,握手的时候,他悄悄地将一个字条递到梁教授手里,等到护士长离开之后,梁教授展开字条,上面写着一句话:你们要小心护士长,她的体内住着一个男人!

     包斩和梁教授看着护士长的背影,那是一个又高又壮的卷发女人。

     当天晚上,护士长在接待室收拾出几张床位,特案组四人以及严处长都住在了精神病院,医院门口依然是戒严状态。精神病院门前是一条街,站在接待室的窗前,可以看到门口有很多持枪的警察。从后窗中,能够看到精神病院后面是一片墓地,根据副院长介绍,医院里的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精神病人,大多数无人认领,还有那些因犯罪危害社会强制收留的精神病患者,因其有攻击性,家属不敢接、精神病院也不敢放,他们死后,就埋在那里。

     半夜时分,画龙和包斩被楼后墓地里的尖叫声吵醒,两人叫醒严处长,三个人拿着手电筒一起去墓地里查看。

     墓地里阴森森的,荒草很高,不时地传来女人怪笑的声音,三个人绕过几个坟头,进入坟地的一刻,清晰听到一个女人的哭泣声从坟地深处传来。

     画龙掏出枪,包斩拿着手电筒一照,一座坟后站着一个白衣女人。

     女人缓缓地转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