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全书.1 > 第八章 鬼影再现
最快更新罪全书.1 !

    一连几天,案情毫无进展。特案组分析认为,三锤应是此案的突破口,他是唯一一个见过凶手的人。只是这几天,躺在医院的三锤,精神状态依旧不好,连续发作过几次羊癫疯,每次发作都很吓人,翻着白眼,四肢痉挛,手指握成鸡爪状,意识丧失,神志不清。住在同一病房的病人,都认为三锤是鬼附身了。

     等到三锤神志略微清醒的时候,梁教授为他做了一次催眠治疗。

     香港警方聘请过灵媒破案,美国FBI也曾用第六感侦破案件。在某些案件中,使用特殊刑侦手段也很有必要。

     梁教授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警察身份,他声称是医院里的心理医师,还出示了伪造好的证件,这取得了三锤的信任。

     梁教授告诉三锤,催眠是一种心理治疗,可以终止焦虑,消除对事物的恐惧,以新的正确态度面对生活,走出内心的阴影。

     三锤端坐在椅子上,神情憔悴,表示自己会好好配合。

     梁教授拿出一块怀表,垂在空中摆动着,让三锤盯着看,并且要三锤仔细倾听指针走动的声音,这也是催眠中的“摆锤法”。梁教授开始实施想象引导,用话语暗示和诱导,经过半个多小时,三锤的眼皮越来越沉,他闭上眼睛,开始进入催眠状态。

     梁教授:“下雨了,听到滴滴答答的雨声了吗?”

     三锤:“听到了。”

     梁教授:“你正走在下街公园里,栀子花的味道很浓,闻到了吗?”

     三锤:“是的。”

     梁教授:“看到公园里的那个水塔了吗?”

     三锤:“看到了。”

     梁教授:“你还看到了什么?”

     三锤:“一个穿雨衣的人,背着一具尸体。”

     梁教授:“穿雨衣的人长什么样?”

     三锤:“这个人……我认识。”

     梁教授:“他是谁?”

     三锤突然双眼圆睁,啊地大叫了一声,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

     催眠可以诱导他人进入一种情境之中,但是无法控制他人做自己潜意识不认同的事情。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有着坚守不移的秘密和隐私,出于自我保护,即便在催眠状态中,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秘密。

     三锤认识凶手,催眠获得的这个消息令人振奋。四街警方随后加强了审讯力度,但是三锤再也不肯多说,他的精神几近崩溃。特案组要求四街分局严密监控三锤的几个朋友,也许其中一个就是杀人凶手。两天后,有一条消息反馈上来,根据一个秘密监控癫鸡的警察反映,这小子最近不知道从哪弄来一笔钱,天天和朋友蹦迪唱歌,还在KTV吸食毒品,此人有着很大的嫌疑。

     四街警方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一个刑警队长这样推测:那天晚上,金葵离开桑拿城回家,路上很可能因为内急或者其他原因去了公园,他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在水塔附近的灌木丛里就地解决,癫鸡那天正好也在公园——一个少年总喜欢到处游逛,癫鸡心生歹意,抢劫杀人,将尸体背到水塔上,事后,又和朋友一起装作偶然发现尸体,避开自己的嫌疑……四街局长说:“也有可能是这几个孩子共同杀害的,三锤应该是局外人,没有参与。”

     刑警队长说:“是啊,几个不良少年,还吸毒,不是干不出这事。”

     包斩问道:“凶杀现场在哪儿,如果是在灌木丛里,为什么没有找到血迹?”

     刑警队长说:“那天下雨,给冲没了呗。”

     包斩点点头,走到窗前,陷入了沉思,自言自语说道:“下雨,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梁教授说:“今天是最后一天。”

     四街局长问道:“什么?”

     梁教授拿出三锤拍下的那张照片,用手指了指照片上面的鬼脸。

     当天夜里,下起大雨,癫鸡、滚水、华丽、烟女子,四个少年在网吧上网,两个警察坐在外面的车里秘密监控。四个少年都叼着烟,玩着网络游戏,迷恋着虚拟世界的屠杀。三锤的住院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心情,这几天,华丽已经移情别恋,和癫鸡在游戏中结了婚。

     他们边玩游戏边说一些只有他们才能听懂的话:癫鸡:“TMD,给老子跪下,喝××,舔××。”

     滚水:“屁啊,爆你头。”

     烟女子:“寻F,妹的真心只属于有钱的哥哥。”

     华丽:“民工死开,飞你,本公主血洗你全家。”

     凌晨3点钟的时候,网吧停电了,四个少年各自回家。

     离开网吧的时候,华丽央求癫鸡,要去他家住。但是癫鸡没有理她,双手插在屁股上那两个超大的裤子口袋里,脸上一种漠然的表情,走进了雨中。

     警车在后面悄悄地跟着癫鸡。

     滚水和烟女子拉着手,拐进一条街道,不见了。

     华丽抱着胳膊,走进一条没有路灯的胡同,胡同尽头就是她的家。

     她穿着一件韩版牛仔裤,裤子很长,几乎拖在地上,她曾经指着裤腿说:“这儿越脏,越烂,我就越喜欢。”

     雨下大了,但她毫不在意,任由雨将自己淋湿,也不躲避地上的水洼。

     胡同狭长而又黑暗,华丽隐隐约约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却没有人。她心里害怕起来,走了几步,她猛地一回头,后面出现一个穿雨衣的人,黑暗中看不到那人的脸。华丽吓了一跳,加快步伐,身后那人却跑了过来,华丽惊慌失措,隐在一户人家的门前,犹豫着要不要敲门或者喊救命,只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华丽心跳得厉害,想着也许是个路过的人,那个穿雨衣的人并没有走过去,而是在华丽面前停下了,他扭过头,看着她。

     一道闪电划空,照亮了华丽惊恐的眼神,也照亮了那人的脸——她发现自己认识这张脸!

     第二天,人们在华丽家五十米的地方,发现了大量血迹,很显然,华丽被人杀害,不过,现场没有发现尸体。

     地上的血迹已被雨水冲刷干净,但是墙上还有一大摊血迹,警方做过痕迹检验,无法判断凶手使用的什么凶器。画龙先后使用斧子、锤子、棒球棒、扳手等致命工具进行模拟击打,仍旧无法确定墙上的血迹是由什么东西击打造成的。

     经过走访调查,根据网吧老板反映,当天晚上停电是人为因素,有人撬开了网吧附近的变电箱,扳下了铡刀开关,导致网吧停电。

     从现场勘察来看,因为下雨的缘故,没有提取到脚印、指纹等有价值的线索,警方认为凶手熟悉地形和环境,应是熟人所为。然而那天晚上,警方一直在跟踪癫鸡,没有发现异常,滚水和烟女子离开网吧后就回家了,三锤躺在医院,都有人能够证明他们不在现场。

     那么,是谁杀死的华丽呢,这个熟人又是谁?

     尸体为什么又不见了呢?

     四街刑警分析认为,凶手有可能是个恋尸癖患者,然而特案组反驳了这一推断,梁教授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还会有命案再次发生。”

     出于保护措施,警方以涉嫌吸毒为理由,将癫鸡、滚水、烟女子三个少年治安拘留。经过多次审讯,他们没有提供有用的线索。

     仅仅过了一天,下街派出所接到报案,一个烟草局的会计去银行取钱,再也没有回来上班,也没有回家,下落不明。警方调取银行的监控录像发现,下午4点,会计在银行取出了十五万元离开了银行,当晚,另一个人在自动取款机上分两次取走了会计银行卡上的四万元。

     自动取款机监控录像显示:那个人穿着一件雨衣,故意低着头,用帽檐遮挡着脸。当时是午夜时分,只能模糊分辨出此人体形偏瘦,个子不高。

     特案组和四街警方一致认为,这个会计很可能已被杀害,穿雨衣取钱的人就是凶手,这个案子和水塔腐尸以及华丽被杀,应是同一人所为。

     一连三起命案发生,四街局长再也坐不住了,如果不能破案的话,他肯定要负一定的责任。四街局长部署警力加大摸排力度,重点寻找目击者,包斩说道:“不用找目击者了。”

     四街局长:“为什么?”

     包斩:“这个穿雨衣的人,咱们摸排时,肯定有警员见过他。”

     四街局长:“废话,监控录像里见过。”

     包斩:“我的意思是,这个凶手,我们也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