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八章 菩萨们太热情了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千年古刹,驻世长存,历经数朝兴衰,古意斑驳,积淀着时光的印记。而今它更是屹立在星空这一端,遥望银河,回首过去,古今多少旧事都随风而去。

     但是,有些意识依旧在,始终未变!

     王煊确信,这里面有菩萨残留的精神能量,封在奇物中,等待他去开启。现在神秘因子在欢呼与雀跃,欢迎他的到来。

     列仙的长生之地在何方?

     菩萨的极乐净土又在哪里?

     王煊沉思,古代那些羽化级强者既然那么神通广大,为什么没有一人能留下?

     而今残存的精神能量却在作妖,要从一个又一个大坑中爬出来,但却很有可能将后人拉进去当替死鬼。

     这些精神残体与真正的列仙、菩萨有什么关系,是否就是他们本身,还是他们为锚定这个世界故意遗留的?

     “老王,过去我从来没有发现,千年古刹竟这样特殊,看着虽然不高,但在心理上竟给人很宏大的感觉,想要仰望。你看那些遗存千年以上的青砖灰瓦,带着裂痕,经历了数之不尽的历史战乱,却越发的有种岁月的厚重感。它们现在竟然在发光,让我有种热泪盈眶的感动,觉得这种传承太伟大了。千年佛火不熄,流散于星空两岸,始终在传递着菩萨的慈悲,要净化世间,让人心折,我竟忍不住要去朝拜。”秦诚看着前方,一副要朝圣的样子。

     王煊一把拉住了他,他这是引起寺院中那些奇物共鸣,导致千年古刹中蕴含的神秘能量复苏,要度化秦诚?

     “醒一醒,你不过是被某种残存的精神秘力感染了,放着王真仙不拜,你要去出家吗?”王煊在他肩头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同时,他的精神领域浮现,额头前白雾弥漫,并共振起来,让秦诚眼神恢复清澈。

     秦诚惊异,道:“老王,这庙宇今天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感觉格外的神圣,让人心生好感。”

     “你离开我十米远,再感觉下是否还如此。”王煊让他远离一些。

     他觉得,一切都是因为自身引来的精神秘力所致,而秦诚距离自己过近,被旧时菩萨残余的能量“感化”了。

     “奇怪,那种感觉变淡了。”秦诚不解。

     王煊没有解释,怕吓到他,带着他接近寺院,并选了一片开阔地,静静地立足在这里,默默感应了一番,他看向秦诚,道:“你在这里练金刚拳。”

     “这……有什么讲究吗?”秦诚惊疑。

     “在寺院附近很适合练这种拳法。”

     “好!”秦诚点头,在旧术实验班时,他们都学过金刚拳,他相当的熟悉。在这个地方他舒展身体,面对千年古刹,倒也颇有神韵。

     王煊默默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结果瞬间接引来更多的神秘因子,连他都觉得那片寺院似乎在发光了。

     但是他不为所动,并没有进去,就站在庙宇的院墙外,与神秘因子共鸣,他以精神领域牵引,然后全部向着秦诚身上送去。

     当然,他能做到这一步有一个前提,可以自主开启内景地,这些神秘物质天生亲近他,自动在靠近。

     飘落的神秘因子的浓郁度无法与内景地中相比,但对于秦诚来说却足够了,他此前从未接触过这种物质,现在显得尤为珍贵。

     王煊估计,自身要是在这个地方修行,一两年内应该可以晋升到大宗师领域中!

     现在,他将神秘因子全部接引向秦诚身上,对一个还未采气的人来说相当的可观。

     秦诚身为当事人,虽然无法感知神秘因子,但他发现自己体内活性增强,新陈代谢加快,练金刚拳越发的有感觉了。

     “我这是要采气了吗?!”他简直不敢相信,一边练一边低头,看着身体,看着双手,他几乎要颤抖。

     其实,他自己也非常接近这个层次了,来到新月后,看守虎狼大药试验田,被人送药,他曾竭尽所能去消化吸收,效果很明显。

     不过,采气那道门槛始终拦着他,明明到了近前,却迈不过去。

     现在一切不同了,得到神秘因子滋养,他的血肉活力激增,精气神在澎湃,他自己都能感觉到,马上就要捅破窗户纸了。

     秦诚有种想哭的感觉,他渴望这个境界已经很久了,却始终无法突破,而现在触手可及了!

     最近他一直在自责,花费了家里太多的钱,结果到了这里后还被人当肥羊痛宰,连着送出去三百万新星币,连个水花都没看到。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自身条件不过关,始终没有能够采气,所以才不得不向那个恶心的人上供。

     “老王,我有点想哭,我不谢漫天神佛,我觉得是你用不明的手段帮了我!”秦诚还是很敏锐的,红着眼睛说道。

     他通过王煊种种反常的举动,再加上来到寺院后各种神异的体验,他意识到,自己的好友很神秘!

     练旧术即将采气的人自然远比常人直觉强大很多倍。

     “别说话,不要破坏了你的那种感悟!”王煊让他静心。

     “我觉得……马上就要踏足进去了,这种势头已经阻挡不住了。”秦诚眼睛通红地说道,声音都在发抖,竟带着哭腔。

     王煊沉声道:“不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你在这种状态下多体悟一会儿,对以后破关有好处,记住这种感觉。”

     秦诚点头,照着他说的去做。直到一个小时后,他才低声问道:“万一错过破境的机会怎么办?”

     “错不过,明天我带你直接进庙。”王煊告诉他,放下一切包袱,不会有什么意外。

     对于好友秦诚,王煊愿意大力相助,如果哪天再开内景地,秦诚在身边的话,王煊愿意带着他一起进去。

     这个晚上,秦诚不断练金刚拳,沉浸在一种特殊的体悟中,血肉得到神秘因子滋养,他积累的越发深厚了。

     他从红着眼睛,到悄然擦去眼泪,再到最后放下心中沉重的包袱,全身心的投入在当中,渐渐重树信心,某种信念在加强。

     “走吧,回去了。”又过了一个小时,王煊喊停秦诚,一起向回走。

     即便亮如白昼,也该去睡觉了,按照新星的时间算,现在已经是晚上。

     还好,房间中可以隔绝掉所有光源,一片漆黑,王煊很快入睡。除非被人托梦,不然的话,身为宗师的他,很难有梦境,会陷入到最深层次的睡眠中。

     秦诚回去后眼睛又有些红了,他是个感性的人,立刻动笔写信,告诉父母自己很快就能去新星,不用再给某些人上供,会凭自身的硬性条件过关。

     第二天,王煊与秦诚一起去了鼎武公司在月球的分部,见到了那个贪婪无度的部门负责人黎琨,一个皮笑肉不笑的中年男子。

     黎琨对王煊的到来表示欢迎,笑着说了几句场面话离去。

     不久后,王煊与秦诚也离开,前往那座千年古道观。

     王煊看了又看,觉得这地方极其不一般,整片道观区域幽静又深邃,有神秘因子弥漫,扩张,绝对有极其强大的奇物在这片古建筑群中。

     “不愧是千年古道观,估摸着有教祖级人物的羽化奇物遗留下来。”王煊皱眉,在这里琢磨。

     此地的神秘因子不是那么的活跃,虽然在弥漫,也在向他飘落,但并没有过于躁动。

     “这里的羽化奇物中残存的精神能量似乎极强,但不怎么主动,是因为在沉眠中,还是天性淡然?”王煊站在道观前,像是面对一片大渊,竟然感觉有些深不可测。

     他已经得悉,这座古道观是道教祖庭之一!

     “算了,万一真的是老张残存的精神能量在这里沉眠,我怕将他放出来后,他对我有意见打我一顿怎么办?”喊了那么久老张,他还真有点心虚。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他决定去那片古寺院中,因为他觉得,既然对方讲因果,这次应该还他人情。

     “我曾将鬼僧放出,等于救了你们一位菩萨。接着,我又替你们降妖除魔,先灭白虎,又战红衣女妖仙,险死还生。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佛门地宫深处镇压的大妖魔骨块流落在外导致的。”王煊轻语,为自己……壮行,进入古寺庙。

     此刻,他暂时没想着放人出来,真要再放出几个菩萨,可能会出大问题!他想先仔细观察下,目前只要他站在这里,接引到的神秘因子就足够秦诚所需。

     王煊带着秦诚走进千年古刹后,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异常现象,殿中供奉的那些菩萨近前的烟气多了不少。

     香火缭绕,居然向着金身法相而去,烟气缓缓涌动,弥漫向他们,像是真有什么东西要浮现出来。

     浓郁的神秘因子出现,向着王煊而来,这些菩萨们……似乎太热情了!

     王煊赶紧带着秦诚退出菩萨殿,来到院子中,他盯着那里的大铜炉发呆,这事儿有些邪门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列位菩萨你们想干什么?

     “老王什么状况?”秦诚问道。

     “没事儿,你在院子中练吧,稍微沉淀下,然后直接破开那层窗户纸。”王煊开口,又补充道:“采气不过是个小目标,后面还可以大幅度提升!”

     不久后,庙宇中的一位老僧陪着一个中年人进入这片院落,要进菩萨殿。

     王煊露出异色,还真是巧了,再次碰到老凌。

     凌启明在老僧的陪同下,直接走了过去,没有理会王煊。

     “那人有些眼熟。”秦诚狐疑。

     “老凌!”王煊直接告诉了他。

     显然,凌启明隐约间听到了,面皮动了又动,忍住了,没搭理他们两人,直接进入菩萨殿。

     老僧看到凌启明上香后,道:“今日,殿中香火鼎盛,烟绕菩萨身,这是瑞兆,或许与贵人敬香有关。”

     王煊发现,老凌居然一副坦然接受的样子,还微微点了点头,顿时拉起秦诚转身就走。

     然后,老僧与凌启明就看到,缭绕菩萨身的烟气向着殿外飘去,似乎指向两个年轻人的背影。

     老僧直接念了声佛号。老凌则惊异,浑身不自在,果断跑出菩萨殿,缓过神来后喊道:“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