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八十九章 雷霆滚滚杀人夜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失去甲胄的那位准宗师全力以赴,也在不断进攻,找到机会一掌击在王煊的肩头,结果自身手掌发麻,让他震撼不已。

     他这一掌足以将一两吨重的山石拍碎,换一个人来直接就被打爆了,结果王煊只是踉跄着倒退出去,而他自身的手掌反倒生疼。

     两名强者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今晚要么将这个年轻人拿下,去逼问那了不得的秘密,要么直接杀死,绝不能留给旧术领域的人!

     因为,这件事情很严重,他们有了一些猜想,这个年轻人多半找到了旧术领域的一条秘路!

     这种人如果熬过今晚这一劫,将来很难想象会走到什么高度,对于新术领域的人来说是大患!

     王煊险死还生,被穿着超物质甲胄的人猛攻,等于在与宗师级强者对决。他被震的手臂发麻,如果不是金身术,他可能已经被对方劈死了。尽管如此,他身上也出现数道可怕的伤口,鲜血长流。

     咚!

     终于,他寻到一个机会,动用张道陵的体术,狠狠地一拳打在身披墨绿色金属甲胄的人的肩头。

     但他自己也被另外那名准宗师以最为霸道与拿手的一记拳印轰在后心上,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那名准宗师带着冷意,他觉得今夜拿下这个年轻人的话问题不大。

     如果没有金身术,王煊便被那一拳打穿了,五脏都要被撕裂,尽管防住了,但他嘴角还是淌出一些血液。

     他霍的转身,目光冰冷,今夜他遇上两个经验无比丰富而又老辣的对手,这一役很艰难。

     但他目光坚毅,盯着目标的肩头,既然打中那里一次,接下来所有攻击都要认准那里,争取打爆。

     到了这一刻,王煊的确在搏命了,是在拿命来对抗。数次交手,对方那口绿莹莹的长刀有次险些劈中他的头颅,从他的肩头擦过,留下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长流。

     砰!

     王煊与披甲的强者短暂对轰了一掌,手指间尽是血,虎口崩裂,手臂发麻,他凭金身术敢硬撼,换成其他准宗师的话,整只手都要炸开了。

     砰砰!

     与此同时,他硬生生挨了另外那名准宗师两拳,身体剧烈颤动,但却在这次的硬拼过程中,锁住披甲者的一条手臂,欺身到近前,全力催动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咚!”

     他接连出重手,最终这具甲胄被打的裂开,而后轰然爆开,并一脚凌空扫出,将此人踢飞,让对方口中喷血不止。

     庄园中,许多人在悄然观战,尽管雨幕挡住大多数人的视线,无法看到细节,但是超物质甲胄瓦解,在电光划过时被他们看到了,全都震撼不已。

     “有些惊人啊,那可是新研制出来没多久的超物质甲胄,据说威力奇大,现在被他一而再徒手打崩!”

     一位老者感慨道:“将旧术练到这个层次,算是罕见了,老陈虽死,但可以欣慰地瞑目了!”

     旁边有人小声提醒:“陈大宗师还在病房中,没有过世呢。”

     ……

     王煊第一时间散去那种特殊的秘力,平息沸腾的血液,想让自己滚烫的身体降温。

     然而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雨幕中有一道身影冷漠的走来,带着无边的杀意。

     王煊真的有些绝望了,又一个穿着超物质甲胄的强者出现,到底有几人,有完没完?!

     他站在原地大口的喘息,已经被人堵在这里。

     失去甲胄的两名准宗师,其中一人虽然最后时刻被他一脚踢成重伤,但明显还能再战,与人联手封堵去路。

     “你怎么来了?”

     两名失去甲胄的准宗师也很吃惊,看着来人。

     “我们的飞船被人击毁了!”来人愤怒无比,杀意更惊人了。

     就在片刻前,青木请安城的人相助,扫描与定位到了郊外的一艘小型飞船,他觉得那是运送新术领域那批人过来的飞船。

     所以,他稍微进一步确认后,果断发动,直接击毁那艘飞船,在这个雷雨天,那里虽然发生大爆炸,但是所有人都只觉得不过是雷霆劈落而已。

     这个身穿甲胄的男子亲眼目睹那一幕,身体都冰冷了,他原本是在庄园外接应的人,现在则直接杀了进来。

     飞船上有他的一位亲侄子,还有他的一位好友,结果一瞬间就全部化成火光,那些人都死了。

     现在他杀气无边,恨不得血洗整片庄园。

     三大高手堵住王煊,一句话也不说,不给他任何机会,动用最凌厉的手段向他扑杀过去。

     王煊嘴角带着血,目光冷冽,这是他遇到的最为危险的一战,很有可能马上就会死掉。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危局,他现在面对的,等若是一位宗师、两位准宗师的合力围杀,很难活命。

     “老张的体术有点坑啊!”王煊叹气,动用一次后,短时间就没法再运转那种秘力,不然自身就先死掉了。

     他竭尽所能避开那位身披超物质甲胄的强者的进攻,在险死还生中与两位准宗师碰撞。

     同时他用尽手段,想要突围出去,被堵在这里的话多半会死的很惨。

     可惜,他数次努力都失败了,被三人死死的压制在场中。并且,王煊不可避免的与那名披甲的强者碰撞了几次,空间范围有限,他根本避不开。

     王煊感觉手掌剧痛无比,血迹斑斑,每两根手指间的软肉都撕裂了,血流如注。

     “他是什么情况?”身披超物质甲胄的中年男子吃惊,问另外两人。他现在的状态打准宗师的话,一打一个爆碎,这个年轻人居然硬扛住了,只是手掌淌血而已,有些不可思议!

     “他不是练成了金刚身,就是修成了金身术,跑不了那几种极其耗费时间的护体秘术。我们猜测,他多半找到了一条秘路!”

     当听到这种情况后,这位高手直接下狠手,先打残再说,今晚如果能将这个年轻人带走,无论损失多么巨大都可以抵过去。

     如果带不走的话,那就直接杀死,没什么好犹豫的。

     所有这些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他们激烈出手,到现在时间也不过流逝十二秒钟而已。

     王煊的心沉了下去,他已经受伤不轻,肯定坚持不了半分钟,过程中大概就会被三人击杀。

     他再次感慨,老张的体术有毒啊,想与敌人玉石俱焚都不行,他现在敢立刻施展的话,自己的肉身会先行崩溃。

     当然,他心里其实很明白,这进一步证明,五页金书上记载的体术过于恐怖,不是这个层次的人能施展的。

     他现阶段能在短时间内动用下,只能说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

     无论如何,他必须得支撑到十八秒钟以上。那样的话,他动用张道陵的体术,肉身不至于当场崩溃,问题不至于非常严重。不过,这个时间线仅仅是及格线,勉强能为之。

     “等一等,我有话要说,关于内景地……”王煊开口,想要拖延时间,暂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三人瞳孔收缩,心头剧震,果然如他们所料那般,这个年轻人身上有天大的秘密,需要挖掘出来!

     然后……三人便展开了狂暴的攻击,恨不得立刻将这个年轻人打残,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

     王煊诅咒,深感无力。如果是正常人听到他的话,多半会很吃惊,短暂的分神,为他赢得一点时间。但遇上这种老辣的对手,一切手段都无用,他们根本不吃这一套。

     王煊陷入死局中,从来没有一次离死亡这么近。他全力搏杀,对抗三大高手。在这种级数的战斗中,每一两秒钟他都在迈一次生死的门槛。

     砰的一声,王煊的手掌血肉模糊,他已经尽量避开那披甲者的攻击了,但还是不可避免的数次硬碰硬。

     他右手的指甲全被掀开,而后又被震的飞落了出去,十指连心,让他感受了锥心刺骨的痛。

     但他只能默不作声,咬牙坚持,与敌死磕,必须血拼到底才有活命的机会。

     咚!

     他的要害部位,心脏、喉咙等都曾被另外两名准宗师击中。王煊虽然没有被打穿,身体不曾撕裂,但是嘴里却全都是血沫子,受创不轻。

     他在死战,竭尽所能保证自己活下去,这是他人生遇到的第一场濒临死境的大决战。

     雨幕中,钟晴看向身边的老者,问道:“超物质甲胄才研究出来没多久,今夜却在这里出现数具,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超物质甲胄是几大财阀共同投资研制的,其中钟家出资比重较大,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老者开口:“应该不是意外泄露出来的,大概是科研所想检验甲胄的性能,给了新术领域的人十几副,没有想到他们用到这里。”

     “您老要不要去救下他?我感觉他支撑不住了。”钟诚开口。

     练成蛇鹤八散手的老者苦涩摇头,道:“后生可畏,我还不如他,上去只能送命,那三人杀红了眼睛,表明身份都不管用了。”

     在他们对话时,时间飞快流逝,王煊熬过了死亡十八秒,并且顺利跨越到二十二秒了,他决定开始冒死搏杀!

     锵!

     身穿超物质甲胄的男子手中凝聚出一柄长剑,猛地立劈过来,其中一剑王煊躲避的稍慢,脖子上剧痛,被劈开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子,鲜血长流,真的是险而又险!

     金身术让的他身体中蕴含着浓郁的生机,血口子自动闭合,鲜血快速止住。

     二十三秒钟了,无需再忍!

     在雨幕中,在雷光下,王煊杀气沸腾,他决定放开手脚,尽情施展金书上记载的体术。

     “大雨滂沱,雷霆滚滚,正是杀人夜!”王煊怒吼道。

     一刹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无边的杀意!

     三大高手也是一惊,攻势不由自主的一缓,时间顿时流逝到第二十四秒钟。

     王煊心中有底气了,二十四秒钟相对半分钟而言,已经快接近了,他确信施展三连式后不至于让自身废掉,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如初。

     “杀!”

     在他爆喝时,三大高手也没有迟疑,展开最强手段,要轰穿他的肉身,打残或者杀死他!

     “小心他的特殊体术!”两位准宗师提醒。

     然而近距离搏杀,如果那位身穿甲胄的男子避开,王煊便会直接突围出去,休息足够长时间后再调头回来杀他们。

     身披超物质甲胄的男子显然看出他有突围的想法,全力阻挡。

     王煊五脏共振,发出轰鸣声,秘力流转,蔓延向四肢百骸,浑身毛孔都像是在喷薄仙光,无比惊人!

     咚!咚!咚!

     他竭尽所能,锁定对手后,接连下重手,在一道粗大的闪电照亮整片天地时,王煊将这个男子的甲胄打的爆碎。

     并且,他一只手抓住了此人,借助最后没有散去的秘力,另一手猛力的劈落了下来。

     闪电消失,天地黑暗下去,那片地带传出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这片庄园。

     当又一道电弧划过时,人们头皮发麻,那个年轻人站在场中,他右手如刀,直接将抓住的男子斜肩劈断,让其躯体分为两半!

     王煊抛下尸体,向着另外两人走去,虽然他散去了秘力,但现在那两人没有甲胄,同为准宗师,他岂会怕这两人?!

     激烈的交锋开始了,轰的一声,其中一人的拳头虽然命中王煊的身体,但却无法打破金身术的防御。

     而他被王煊凌厉的拳印轰击过来时,胸膛直接被贯穿,五脏彻底破碎,眼看不能活了。

     另一位准宗师面色苍白,彻底失去斗志,转身就逃,再搏杀下去的话,他肯定会被这个怪胎轰杀。

     他已经确信,这是一个找到了秘路的年轻人,他想将消息带走。

     王煊怎么可能给他机会,一跃就是十米远,刹那追了上来,他脸色冷漠,一拳猛然轰了过去。

     那个人被迫迎战,结果手掌破烂,血肉模糊,有些指骨彻底断掉了。

     现在的王煊杀气沸腾,体内力量被他催动到了极限,即便没有动用金书记载的体术,也依旧恐怖无比。

     他再次挥拳,打穿这个人的防御,令其双臂折断,接着一拳轰进其胸部,噗的一声,这位准宗师四分五裂,被生生打爆!

     王煊转身,没入雨幕中,消失不见。

     漆黑的雨夜,无比寂静,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那个年轻人以血肉之躯打崩数具超物质甲胄,让人觉得难以置信,他竟只身杀了数位大敌,震撼人心!

     “小王……这是要进军真正的宗师领域了吗?!”吴茵开口,今日一战,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目光所见。

     一些人还没有回过神来,这一役太惊人了!

     许多人都在思忖,或许真的马上就要见到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宗师了,这绝对是了不得的事件!

     “二十岁出头宗师,有很大的几率触及超凡,接近神话领域!他这么强,究竟是怎么练成的?”钟诚有些出神,而后双目灿灿,猛然回头看向他的姐姐钟晴,道:“姐,你的写……不是,你的手机呢?借我一用!”

     更新时间调节成功,求下月票啦!

     端午放假了,祝大家一切顺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