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六章 心有热血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当心态转变,决定尽情出手后,王煊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他的眼神凌厉了起来,练旧术心中怎能没有热血?!
     在这个科技灿烂的时代,他一直以来都在低调,只是为了自保。可是,他却曾接二连三被人袭杀,差点死掉。
     纵然如此,他都在克制,最开始面对来杀他的人都下不去死手,交给青木去处理。
     今天他又一次感觉到浓烈地敌意,他即将形成精神领域,感知极敏锐,觉察到有人想杀他!
     到了这一刻他不想再忍,既然老陈说了,出了事由他兜着,王煊决定放手一战!
     “朋友,你这样太过分了,出手就伤人,一脚将人蹬出去六七米远,胸部都略微塌陷了,你怎么会这样狠!”有人走来,为伤者鸣不平。
     而且不止他一个,一下子就跟上来四五人,情绪激动,将王煊给围住了,甚至直接上来推搡。
     王煊的脸色冷冽,道:“你们不要动我,都离我远一点。”
     “当众行凶还不让人说?练旧术要有一腔正气,而不是好勇斗狠。”一个三十几岁的男子说道,抬手又推了过来。
     “我为什么伤人?那个人所做的,正如眼前你们的所为一样。”王煊双目慑人,宛若又实质化的光束射出,寒声道:“练成通幽掌,假意接近,上前推搡,轻飘飘的拍掌,这就是你们的一腔正气?!”
     咚!
     几乎是同时,王煊没客气,右腿猛力摆出,将一个再次向他胸前推搡过来、实则拍出通幽掌的人凌空就踢飞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一次此人受伤更重,可以看到他胸部全面塌陷下去,凹进去的区域呈脚掌形状,清脆的骨裂的声响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最为可怕的是,他的五脏也被撕裂,伤势严重的一塌糊涂,并有一股秘力继续蔓延向六腑。
     王煊依旧算是控制了力道,不然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就是一块数吨重的坚硬岩石都能一脚踢碎,更遑论是一个人。
     但他不想将现场弄的血淋淋一片,到处都是各种血肉与骨头,那景象连他自己都不愿看见。
     但这个人算是废了,不可能再练旧术。王煊觉得,自己一向遵纪守法,刚才不过是正当防卫。
     如果让人知道小王的心路历程:不忍对杀手下死手、担心青木没给他缴税、出手时想着正当防卫。
     恐怕所有人都会感叹,这真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另外几人见到王煊这么果断,毫不迟疑,将人胸骨踢断,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下死手,这是一群狠辣的人。
     呼!
     空气爆鸣,几人练的都是通幽掌,从四面八方向着王煊的后脑、心脏、太阳穴等部位拍击过去,歹毒而迅猛。
     王煊很镇定,伸手格挡,他还真不怕所谓的通幽掌,练成金身术后连子弹都很难打穿他,就更要不要说这几人,又不是什么顶尖大人物下场。
     克制很久了,王煊一腔热血被激起,眼神越来越亮,像是利剑般刺人,没有手软,他数次格挡,这些人的手臂迅速就断了。
     接着在砰砰声中,他将四人踢飞,依旧是飞出去六七米远,各自胸骨塌陷,全都在大口咳血,倒地不起。
     速度实在再快了,简单接触后,这些人就飞出去了,通幽掌虽然可怕,但是根本打不动练成金身术六层的人,王煊无惧。
     现场一下子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吃惊,看着王煊的脚,不愧是在帕米尔高原踢死大宗师的人。
     从过去到现在,在人们的印象与认知中,这位最厉害的果然……还是他的脚!
     “你……”趴在地上的几人全都羞愤,剧痛难忍,感觉五脏被撕开后,现在又要烂掉了。
     王煊宛若实质化的目光渐渐归于正常,道:“如果不是你们对青木下手,并且很下作,欺他不懂通幽掌,暗中接触,拍了他几掌,我也不会找你们麻烦,我们只是被动反击。”
     地上的几人挣扎着要起来,眼睛喷火,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这次可能被废了,再也无法动用旧术。
     王煊警告,道:“我劝你们都趴在地上不要动,你们的伤势很严重,现在千万不要起杀心,看向我时最好心平气和,这种伤不能动怒,必须要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不然五脏会多出不少裂痕。”
     同时,他强调自己已经脚下留情了。
     一些人都无言,这位的手段真不一般,让躺在地上的几人看到他保持心平气和,这实在是考验人的心性啊。
     王煊没说假话,几人五脏裂开,绝对不能大动肝火,不然的话性命都会出现问题。
     大吴点头,道:“以小王的身手要杀几人不难,但还是克制了,可见本心良善,十分厚道。”
     老吴听的脑瓜仁疼,这是什么逻辑,都快将人打死了,而且还让几位仇人对他保持心平气和,这么难缠的小子也算厚道?
     不过,他倒是不反感,相反觉得很合他的胃口,他对付敌人也一直这样,要么老实的趴着,要么去死!老吴虽然自己不出手,但是对敌从来不手软。
     “如果这几人真的如此下作,那是活该。”有人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脚步很稳,脸色平静,十分镇定。
     王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这几人如果正面对决,都不可能是青木的对手,动用阴损手段令人不齿。”
     中年男子开口:“话虽如此,小兄弟出手还是重了,几人不死也残,甚至需要换上人造心肺,后半生堪忧,纵然要惩戒,还是有点过了。”
     “是啊。”有人附和并点头。
     王煊冷淡的瞥过去,扫了他们一眼,道:“我看你与附近的一些人都有些面生,你们是谁?这里练旧术的熟悉面孔大多去过葱岭,曾与陈大宗师一起冲杀,同新术阵营的人争锋。帕米尔高原大战时,没有见到你们,现在却来这里指点江山。你们的人先是伤青木,现在又说我下手重,怎么不提起因在你等。陈大宗师为旧术打出一片灿烂的前路后,自身生命垂危时,你们却想害死他的弟子,这是多大的仇才能干出这种恶事?心思何其歹毒!”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王煊却发现了这些人以眼神交流,知道他们的确是一伙的,所以他也就不客气,先给他们扣上帽子。
     中年人神情微滞,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这么难缠,二话不说,先将他们给挂起来了,摆明车马,说他们这些人心怀叵测。
     在场许多人的眼神都变了,的确没见过这群人,却跑到旧术阵营中,这分明是要搞事情啊。
     中年男子摇头,叹道:“练旧术的人不算少,什么样的人都有。这次听闻陈大宗师在葱岭的光辉战绩后,我等备受鼓舞,呼朋唤友,纷纷出山,要为旧术尽一份力,所以赶到这里。不过,许多人彼此间并不认识,你不能这样将我等同练通幽掌的人联想到一起,认为我们都怀有恶意而来。”
     “你们要怎样尽力?”王煊问道。
     “切磋交流,交朋友,将练旧术的人都聚到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旧术更璀璨!”中年男子平静地说道。
     王煊寒声道:“你们是看陈大宗师性命垂危,这是挖他后院来了?不仅要害死他的弟子,还要将这里练旧术的人都纳入你们的组织,并入你们背后的势力,想的挺远啊,但是不是太过一厢情愿了?”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觉得这个年轻人太敏锐了,他们确实有些心思,但也不可能立刻这样实施,结果就先被人“扒皮”。
     他冷声道:“你想多了,我们是为切磋交朋友而来!”
     王煊扫视那些陌生的面孔,如一把出鞘的神剑般锋芒毕露,强势无比,道:“那就不要废话了,你,还有你们,一起上吧,我与你们所有人切磋!”
     他向前走去,只身面对一群人。
     他很清楚,这场风波才刚开始,有的人能量很大,居然鼓动一群练旧术的人来这里下黑手,后面的路数肯定远不止这些。
     同时,他心中暗叹,又被老陈套路了,这老家伙估计也在等着大风暴来临呢,这是让他提前先下场了。
     “年轻人,你真是狂妄的不得了,不要给我们乱扣帽子。”中年人死也不会承认那些。
     他寒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曾击毙濒死的大宗师,就真的以为名动天下,实力无匹了?敢一个人挑衅我们这群有意出山、为旧术尽一份力的前辈,你太过分了吧!”
     王煊睥睨他们,道:“最起码,我曾去过葱岭,敢与新术阵营大决战,我心有一腔热血,敢去搏命与流血,为旧术而战!你们这群人那时还不知道躲在哪里,现在因为利益出来搅风搅雨,不嫌丢人与羞耻吗?!”
     接着,他寒声道“废话少说,你们是什么东西自己清楚,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把破刀而已,连利刃都算不上!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你们有一个算一个,有一群算一群,都滚过来吧,我一个人全接了!”
     “你嚣张的过分了!”那些人大怒,像是被戳中了肺管子,全都叫了起来。
     王煊没有理他们,看向更远处,道:“练新术的人,背后的搅局者,以及其他人,不服的都可以过来,我全接下了!”
     青木头皮发炸,今天的小王完全不同了,这是真的要大开杀戒啊!
     小王准备出手了,求下月票支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