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一章 老陈被猫叼走了(求月票啦)
最快更新深空彼岸 !
    烟雨迷蒙,那女子行走在青石路上,在古镇中穿行,最后随着幽幽一声叹息,她在通天的恐怖雷霆中,直接炸开,化成点点的红雨,纷纷扬扬洒落。
     “死了?!”
     “你听到了吗,有真实的声音发出?”
     王煊与老陈都是吃惊而又震撼,以前遇上的生物不管有什么动作,实力多么强大,在内景地都不开口说话,今天遇上一个特殊的。
     两人等了好久,也不见那女子再现,的确消失,炸开后就归于雨幕中,连红光都渐散。
     等了这么久,待见到后来者开启内景地,她却直接就此消亡,坚持到现在只为看一眼后世吗?
     一只斑斓小花猫在不远处张了张嘴,感觉像是在发出喵叫,但听不到声音,它从雨幕中跑来,居然双目流泪,成双成对向下滚落,一只猫居然这么忧伤。
     但王煊与老陈不敢小觑,内景地出现的生灵就没有简单的,谁知道它有什么来头。
     不过,一个内景地出现两个生物还是有些异常,与以往都不太一样,尤其是女子的叹息声真实传来,仿佛就在耳畔。
     花斑猫扑在被雷霆劈碎的小镇废墟中,无声的叫着,眼泪就没断过。
     老陈唏嘘,道:“这是女子养的猫吗?自身羽化登仙时在雷霆中爆碎,留下的猫都近仙了?看来红衣女子强大的离谱,轰她的雷霆很异常,格外粗大。”
     “老陈,你去安慰下那只小猫咪,太可怜了。”王煊说道。
     老陈回头看他,道:“你先进来!”
     “你先去看看那只猫什么状况,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它就是妖,你也不能心肠冷硬的不管。”
     “你拿我当探路石吧?”老陈说道。
     在两人低语时,那只猫居然过来了,依旧在喵喵的叫,不断落泪,来到老陈近前时,充满迷惑不解,一副懵懂的样子。
     老陈握着剑一语不发,王煊站在内景地外也闭口不言,两人一猫就这么观察,对峙。
     这只奇怪的猫像是在叫,无声却有能量波动。老陈差点一剑劈过去,还好他把控住了。随后小猫主动退后,有些怯怯的望着他们,很是不解。
     “你该不会在这里呆了无尽岁月吧?”老陈开口。
     小猫依旧一副懵懂的样子,好长时间才呆头呆脑的点了点头,然后指向外界,像是有所询问。
     “外面啊,沧海桑田,肯定与你们那个时代不一样了。”老陈又一次讲古。
     王煊迈步走了进来,练金身术还是五页金书?现在有了《蛇鹤八散手》,似乎可以继续领悟五页金书了。
     老陈悠悠开口,道:“我觉得这次你练老张的东西比较靠谱,想象他后来的威名。”
     “嗯!”王煊点头,关于蛇鹤八散手早已烙印脑中,在内景地可以随意回思,翻过去的记忆,这个地方处处透着神秘。
     老陈边讲古边调整姿势,开始练自己的东西。
     六年悠悠而过,王煊将蛇鹤八散手研究透彻,这不是五页金书那种可以让列仙都忌惮的恐怖体术,这的确只是老张当时有感而发随意创作的散手。
     它能比得上大金刚拳,威力强绝,补足了王煊平日没有常规攻击术的短板。
     毕竟,金身术提升的是他身体的全面素质,包括血肉与精神力,主防守,在攻击上则不够凌厉,现在他觉得没问题了。
     这么多年,老陈一直在琢磨鬼僧的拳法,看着像大金刚拳,但绝对不是,超越在上。
     老陈私下里告诉过王煊,这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菩萨拳,属于佛门顶级绝学,威能奇大无匹。
     最为关键的是,老陈认为菩萨拳与他气质相符,学起来很受用,没有伤到五脏。
     王煊腹诽,老陈也真好意思这么说,哪里像慈悲的菩萨?这是对前贤最强烈的亵渎与攻击。
     时光匆匆,前后共二十年过去,内景地中很奇异,王煊并未感觉到自己衰老,精神疲惫时,得到神秘因子补充,便会再次精神奕奕。
     这是一次难得的宁静期,而且时间持续这么长,王煊艰难地将五页金书中第二幅刻图练成。
     在此过程中,他五脏曾不断负伤,但在内景地中得到神秘物质的滋养,伤体又不断被修复,他是生生熬过来的,练成第金书中的二式。
     今时不同往日,他境界比以前高,可以更深入的领悟金书上记载的东西,练成第二式算是水到渠成。
     老陈不时讲古,偶尔会撸一下那只猫,过的倒也潇洒,他将菩萨拳练出一定的火候。
     “老陈,按照你的理解,这里时光流速其实与外界一样?”王煊问道,然后走过去,也撸猫,使劲揉了揉它的头。
     那只猫像是在喵叫,但依旧无声,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在听老陈讲古。
     不过这次老陈讲的慢,修行一段时间后才会给它讲一段,终于说到现代战舰,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后,他开始编未来。
     老陈道:“不是时光流速的问题,我们其实没有呆那么多年,我觉得是我们的思维感知与肉身处在一种最为活跃,以及最为特殊的状态中。我们的精神、肉身,在这种极度活跃的状况下,随着我们修行在迅猛的异变。是我们的思维感知等,变得超级快了,所以以为时间变慢了。”
     他接着道:“就如同人类能在万灵竞逐中胜出一样,原本与猛兽为伍为敌,并未高明出多少,但是当特殊时刻到来后,有些人类异变,所以胜出其他种族,人类在某个历史时期突然崛起,而在历史中找不到中间的过渡阶段,就是如此。”
     王煊点头,道:“有道理,但是,如果以外界一分钟,内景地数年来解释,也一样说得通,两种解释没什么冲突。我们精神不老,是因为神秘物质在滋养。而且在这里精神处在绝对宁寂与极致的冷静中,除了既定的修行目标外,其他思绪都会被慢慢扫除。所以如纯净赤子练先秦方士的根法、体术等,强大自我,而再得秘药滋养,自然不衰不老。”
     老陈也点头,两种说法都解释的通。
     “小猫咪,你认为是哪种?”王煊又撸了它一把。
     花斑猫呲牙,探爪,凶巴巴。
     王煊拍了拍它的头,直接远离了一些,又道:“老陈,有关部门的副手在与三个老头子碰头,该不会在考虑你死后的问题吧。还有,我似乎被盯上了,这次出去后你帮我妥善安排下。”
     老陈道:“目前,你的身份还不会暴露,青木很谨慎,在你顶着王霄的名字去葱岭时,就找人戴上你的仿真面具,在安城呆着。”
     王煊叹道:“老青是个好人,比你好多了!”然后,他想了想,道:“连你都进来了,我没理由不照顾老青一把。”
     然后,王煊转身就向外去。
     “快去快回。”老陈紧张。
     ……
     青木一脸懵,当他真正看到内景地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世之外居然真的还有一个世界?
     现在他才渐渐理解他师傅与王煊的各种“黑话”,不是那么离谱。
     这次,王煊是真的差点累死,不是夸张,他觉得送两个人进同一个内景地是他的死亡极限。
     他趴在内景地中,大口呼吸,贪婪的吞咽神秘物质,补充疲惫到要崩溃的精神。
     “我师傅呢?”青木问道。
     然后他就震惊了,那是什么东西,躲在废墟中撕咬他师傅呢,半截身子都没入血盆大口,只剩下一双腿还在外面折腾。
     “天啊,这就是内景地,我想回去了,不,先去救我师傅!”青木大喝,向前冲去。
     “老陈……让猫叼走了?!”王煊稍微恢复后,赶紧追了下去,最终果然闹妖了。
     与此同时,王煊也感觉到不同寻常的波动,内景地深处有个红衣身影朦胧可见,但却像是有一层大幕覆盖在那里,隔开两个世界,她无法过来,静静地看着这边。
     他头大如斗,这次真的与以往都不同!
     “洁白的骨头,是白虎大妖魔的骨,是一把钥匙,可以开启这处内景地。但是白虎大妖魔似乎也只是某个存在养的宠物!”在狂奔去救老陈的路上,王煊瞬间想到很多。
     更新完了,呼唤月票支持下新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