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睁眼见到灵 > 第1544章 高人?
最快更新睁眼见到灵 !
    我这么说,并非是在绕圈子,目的就是吊足了老头的胃口,当他的期望值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我再说出来,自然可以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出来。
     “你个臭小子,赶紧给我说,到底是谁偷走了我的泉水,让我知道了,绝对饶不了他,乃乃的,连老头子我的东西都敢偷,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太长了。”
     “淡定,淡定一点,你一个老头家的,万一过于激动,血压嗡的一下飙升,倒在地上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呢。”老头的反应倒是让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只要再稍微吊那么一下,就可以告诉他了。
     “淡定什么啊,我存了好多年的泉水,就这么被偷走了,我怎么淡定的了?之前不知道是谁也就罢了,既然现在基本上已经知道了,哦,我是说,你告诉我之后我就知道了。
     还怎么可能淡定的下来呢?我非要过去讨个说法不行,我倒是要问问,是谁给他们的胆子偷我东西。
     这样好了,只要把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偷走了我的泉水,我就把这个给你,你看怎么样?”老头先是一阵愤怒的模样,接着,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色的瓷瓶,放在桌上,又朝着我这边推了过来。
     一看到老头再度拿出一些东西,我不由得心中一喜,这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意外收获了,想必,既然是这老头从身上取出的东西,自然不应该是什么不值钱的东西。
     毕竟,若是按照他所说的那样,他连洗髓换骨丹跟彼岸这些东西丢随便的放在一个没人看管的地方,身上携带的东西,肯定是最好的,就跟依旧放在桌上那指甲盖大小的玉佩一样。
     “这什么东西?”好奇心驱使之下,我一把抓起那个金色的瓷瓶,顺势将之打开。凑到跟前稍稍闻了一下味道,眉头顿时皱起。
     这种味道,似曾相识,就好像是之前从许家那边弄到的彼岸一般。为了防止自己闻错了,干脆倒在手上一些。
     果然是彼岸,只不过跟从许家那里拿到的相比,颜色会稍微淡上一些,个头也小了不止一个号。可纵然如此,也不能改变它们就是彼岸的事实。
     我不免有些失望,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能拿出来什么好东西呢,原来就是彼岸啊,这东西我也有。”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我顺势将装着彼岸的黑色瓶子给拿了出来,并且倒出一粒丢向了老头。
     见状,老头只是轻轻的抬了抬手,那枚彼岸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他的手中。
     稍稍瞅了一眼,老头就将彼岸丢了回来,“这玩意儿,你敢吃吗?或者说,你敢直接吃吗?我敢保证……嗯,要不咱们再打个赌怎么样?如果你把这玩意儿吃掉,只要坚持十五分钟,我就再送你一块玉佩,就是桌上的那种,但是个头要大上一些。”
     “你手上果然还有好东西,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满嘴的瞎话,真不知道你哪句话才是真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东西再好,也得有命去享用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这玩意的厉害,一旦吃下去,在没有先天极限巅峰境界的情况下,最多也就十五分钟,直接就要爆体而亡了。”
     “诶?不赖嘛,没想到你小子懂的还挺多的,要说你那茅山师父,应该也是一方人物了,只是我不知道是否认识。不过这也不打紧,认不认识也就那样了,反正你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
     不过呢,我给你的这瓶跟你手中的那玩意儿可不一样,这种的药效比较平和一些,就算吃上一整颗,也不会爆体而亡,但是,痛苦肯定是有一些的,若是你能够找到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那痛苦就可以大大的减小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的灵气实在是太微薄了,想要找到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还真的不容易呢,所谓富贵险中求,有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这小粒的药丸,吃不死人。”
     “可以直接吃的彼岸?真的有这么好的功效吗?”说句实在话,当我听到老头说可以直接吃的时候,我真的心动了,若是他说的全是真的,那么,也就等同于说,我的修为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的提升。
     一旦有了实力,我就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单单凭借自己的本事,就可以收拾了许家那帮子人了。
     “老头子我说一不二,不信,我现在就吃给你看看。来,把瓶子给我拿过来。”老头冲我勾了勾手,示意我将瓶子给他拿过去。
     我迟疑了一下,将刚才倒在手上的小粒彼岸丢过去了两粒,“送出来的东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现在它已经归我了。
     作为交换,我告诉你是什么人偷了你的泉水,当然,我也不敢完全肯定,只是猜测,但也八九不离十了。
     许家,北城的许家,应该是依附在省城陈家底下的一个家族,你若是有本事,完全可以过去询问一下。”
     “哦,原来是他们偷了我的东西,不行,我一刻也等不了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来。”说完,老头先是将我丢过去的那两粒彼岸丢在了口中,跟吃糖豆一样咀嚼了起来,接着便直接站起身,朝着酒馆外走去。
     “喂,老头,就算走,也得等这个赌局结束了再说吧,别不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输了脸上不好看,所以才故意逃走的吧。”见老头作势离开,我赶忙朝他喊了起来。
     “你个臭小子,老头子我会输吗?只是老头子我要去讨回一个公道,也不怕告诉你,这个赌约我赢定了,放心吧,等回头我会亲自找你,正式收你为徒的,我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话音落下,老头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见老头确确实实离开了,我这才不由自主的抽动了几下嘴角,这老头还真是个怪胎,不,或许应该称呼他为圣诞老人更合适一些吧,只是见了个面,又是送我玉佩,又是送我丹药的,真是莫名其妙啊。
     稍稍迟疑了一下,我便在脑海中朝着小金询问起来,“小金,你这会怎么样了?有没有舒服一点啊?”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怕是最近几天看不到电视剧了,也就是说,看不到我的欧巴了。”小金略显委屈的应了我一句。
     “行了行了,看什么欧巴,没事看看我,这不也是一个帅帅的欧巴嘛。”
     “切,如果这个世界上自恋也有比赛的话,那你肯定毫无疑问的能够得世界第一了,行了行了,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我想,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应该也不会找我了。”
     “嘿嘿,你还真是了解我啊,没错,我就是想要让你看看,这瓶药丸是不是真的可以直接吞服。”脑海中一边跟小金交流着,一边已经再度倒了两粒小号的彼岸在手心之中。
     “诶?这是……药量小了许多,颜色也淡了一些,关键是……小主,你这是从什么地方弄到的这个东西,这东西对你来说,可以说是大补之物啊。
     只要你有这个东西,那么,彼岸就可以暂时不吃了,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这种小一号的彼岸,根本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不是,听你这么说,这玩意儿还真是一个好东西?!我去,那岂不是说我赚大发了?诶?不对啊,刚才我们的对话你难道没有听到或者看到吗?怎么竟问起我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了?”
     “刚才的对话?你跟谁对话了?你不是一直在跟那个姓郑的在喝酒吗?”小金有些茫然的说道。
     “是在喝酒不假,但是郑大师喝醉了之后,就来了一个老头,并且带来了一坛美酒,味道着实不错,我就多喝了一杯。
     喏,我这还没有喝完呢,就是杯子里面盛着的酒。”当我提及杯中酒的时候,我才愕然发现,之前老头放在桌上的酒坛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就连老头刚才喝酒的那个杯子也是荡然无存。
     我可以肯定,刚才那老头离开的手绝对是两手空空的,这酒坛子跟那杯子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呢?
     “这是……我的天,这是琼浆,快快快,给我也尝尝。”就在这个时候,小金竟然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旁边,不由得分说的一把抓起酒杯灌了起来,看起来那架势好像能够一口干完似的,但实际上,小金也只是稍稍品尝的一丁点。
     “喂喂喂,你刚才不是还说最近几天都不能出来了吗?怎么酒鬼投胎啊,看到有美酒就什么都顾不上了?”我有些鄙夷的瞥了小金一眼。
     “如果没有琼浆之前,我自然是要修养一段时间的,但是,只要喝了这个,之前消耗过度的魂力自然而言就恢复了呢。”
     说话的功夫,小金的脸色已经完全没有了丝毫疲劳的感觉,甚至还有些红润,就像吃了什么补品一般。
     “我去,这么神奇,一口酒下去,你的脸色就完全变的好看了呢。”
     “那是当然了,这可是好东西呢,不单单能够恢复魂力,也有利于你的修炼呢,看样子,你说的那个老头应该是个高人,之所以我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可能就是他刻意为之了。小主,那人有没有说些别的什么情况?”
     “是不是高人我不清楚,总而言之,那老头给我的感觉挺逗比的。哦,对了,他说想要收我为徒,嗯,大概就是这样吧。”原本我还想要说打赌的事情,但想想觉得还是一回事。
     “收徒?嗯,这件事情你可要慎重考虑一下了,虽说我的前任主人应该不介意你多上一个师父,但……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我建议,如果你觉得可行的话,就直接拜师吧,简单来说,从他给你的这些东西来看,应该是刻意为你准备的。”
     “不过呢,那老头已经走了。诶,不对啊,小金,之前老头在的时候你应该知道啊,当时那玉佩出现的时候,你还告诉我那玉佩是好东西来的。”说着说着,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当时,还是小金告诉我,那块玉佩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拿到手来的。
     “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小金眉头微皱,一脸茫然之色,就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有些奇怪了。
     “有,肯定有,若非如此的话,我也不会给他打那个赌了。”我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若是如此的话,那自然就是你说的老头使了某种手段,让我失去了关于他的那些记忆吧。可怕,真的很可怕,竟然在不知不觉能够抹除我的记忆,虽说我的前任主人也是可以做的到,但也要费上一些手段,小主,我怀疑……”
     话到嘴边,小金顿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又好像是在故意跟我绕圈子。
     “怀疑什么?”
     “我怀疑,你说的这个老头,有可能是某为沉睡的大能苏醒了,或者说,某为大能的元神附在了你说的那个老头的身上,可能是见你有潜力,所以,才萌生了培养你的打算。”
     “我去,不是吧,照你这么说,我还成香饽饽了?你的前任主人想要收我为徒,这又来了一位,也想要收我为徒……”
     “要说起来,这也正常,在这灵气刚刚复苏的阶段,世上的人根本就不具备修炼的素质,而在你这个年纪上,就等同于黑暗之中的一盏明灯,想要不引人注意都有些困难。”
     “不对啊,要说起修炼者,想必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少吧,起码,最近一段时间,我就见到了好几十个,最厉害的,我估摸就是许家那老头了。”
     “境界不代表一切,有些人,倾尽一生也迈不过后天的那道坎,但有的人,纵然暂时境界一般,但潜力确实无限,而你,就属于后者,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认你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