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40章 你自己选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阮流烟想说她只是想起身,还没来得及开口,目睹了一切过程的殷明誉便持剑刺了过来,十一随即而上,这边秋容和墨弦飞身迎战,所有人重新斗作一团,唯独东方恪圈着阮流烟的腰身不放。

     “不要想着再逃,乖乖跟朕回宫。”

     耳边东方恪的语气笃定,阮流烟奋力与他撑开一些距离,“回去?回去受死吗!谋害公主的罪名我可是没能力洗清,皇上叫我回去,难道不是上断头台?”

     头次见到阮流烟伶牙俐齿的样子,东方恪略有些惊讶,沉默两秒,他开口:“你…误会朕了,朕不会让你死。”

     “误会?”阮流烟冷笑,“我可不觉得有什么误会,皇上是天之骄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纠缠于我!若是皇上今天肯放了我离去,那么我以后是死是活再跟皇室无关,下辈子我一定做牛做马报答皇上您的恩情!”

     “放肆!”听着阮流烟越来越“胡言乱语”,东方恪沉了脸色,狠声斥责她以后,他将阮流烟打一横抱起来径直朝着坐骑而去,她越挣扎,东方恪便将她桎梏的更紧。

     她身上的鞭伤还未好,从马车摔下来已经感觉有伤口裂开,只是面对着东方恪,伤口再疼她也是强忍着,上次东方恪要对她她用强未果,现在他又要强制带她走,这让一直被动着的阮流烟非常反感。

     另一方殷明誉等人被牵制,一时半刻根本无法过来营救,阮流烟有些绝望,忽然腾空的右手在男人腰间摸到一样东西,她心中狂喜,顺势抽了出来,一把刀柄镶嵌着宝石的寒匕就架上了男人的脖颈,“放我下去!不然我杀了你!”

     “你要杀朕?”

     东方恪低头,注视怀里的女人,丝毫不在意脖颈上贴近的匕首。阮流烟握着刀柄的手颤抖,“你放我走!我不会伤你——”

     东方恪笑了,那笑容笃定,继续头也不回的抱着她走,“如果你能下手,就对朕动手。”

     欺人太甚——

     阮流烟觉着怒火一阵一阵的往脑上涌,脑袋一热,她咬牙把手中匕首更逼近了男人的脖颈,锋利的刀身很快将男人的肌肤割出一道血痕,有血丝流下来。她颤声提醒对方:“你再不放我下来,我真的动手了——”

     东方恪脚下步子终于停了,他的眼神逐渐冷却,“真的这么想离开?如果我说,我不想放你走呢?”被问的阮流烟咬唇不吭声,只见男人将她放下了地面,“好,我让你自己选,去对面,还是留下。”

     东方恪这么好说话,让她不禁更警惕,紧握匕首指着对方慢慢退开身子,阮流烟犹豫了一下,转身跑走。还没跑几步,身后人就欺身上来,脖颈蓦地的一痛,她整个人失了意识,耳边只听男人留下一句:“我让你选,是让你选朕,你选了别人,朕怎么可能放你走?”

     东方恪也疯了!昏睡过去的最后一刻,阮流烟昏昏沉沉的想。再次醒来,她已经身处在整洁亮堂的客栈里面,头顶单色的帐子,身下柔软的床铺,还有若有若无的淡淡熏香,一切都提醒着她,她被东方恪这个狡猾的男人骗了。什么叫她选,是故意说出来叫她放松警惕。

     她太笨,才会相信这个人会乖乖让她走。

     “醒了?”有人走过来,阮流烟继续闭着眼睛默不作声,东方恪知她醒着,在她身边床铺坐了下来。“没醒吗?”他自言自语的反问,话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那可怎么办?夫人身上的鞭伤裂开了,又找不到旁人来上药,那只好是为夫亲自动手了。”

     无耻!阮流烟在心里暗骂,当对方的手掌触上她的衣领,她登时睁开眼睛,双手阻止男人再碰她,“不用了!我已经醒了,可以自己上药!”话音未落,阮流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全身的衣物都已经被换了去,现在身上穿的,根本不是晕过去前那一套,里衣也是!这里看不到旁人,又只有东方恪一个人,那…

     思及此,她的双颊顿时通红,“你,无耻!”

     东方恪收回了手,好整以暇,“这里偏僻,秋容不在,我不可能让外人近你身。”

     阮流烟依旧对他怒视,就像是一向雪白温顺的兔子,突然有一天被欺负的急了要咬人,那模样与之前反差甚大,又莫名让人觉得有趣。

     不过东方恪深知阮流烟不是兔子般温顺的性格,她是一只表面温顺,内里嚣张不羁的小猫。刚开始她对他的温顺都是假象,现在或许她抱了必死之心,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对他不敬。可是这只猫再野也已经是他的了,想走,也要看他答不答应。

     “我们现在在哪里?”冷着脸,阮流烟问出早就想问的话,已经起身走到窗前眺望远方景色的东方恪答的不疾不徐:“回宫的路上。”

     “那那些人在哪里?”

     从床铺起身,阮流烟往身后垫了一块枕头靠坐,东方恪转头,从窗边踱步过来,“走了。”

     “不可能!”阮流烟不肯相信,“他们不会丢下我的,你在骗我!”

     “清醒点。”无视她焦急的样子,东方恪在桌前落座,厄自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你跟命,相比较而言,那个人还是比较惜命。”

     他的话宛若惊雷,狠狠劈中了她。阮流烟愣住,直把嘴唇咬到青白。良久,她对着东方恪平静道:“你这么处心积虑追我回去,到底图的什么?不要告诉我你爱上了我,我不信。”

     她的眼眶红红,却始终没有一滴眼泪出来,东方恪来到床铺,一只手去抓她的放在手心,搓磨她修剪的圆润的指尖,他轻描淡写,“如果我说,就是因为对你动了心呢,你可信?”

     “我不信!”

     猛地抽出手指,阮流烟对着他崩溃大喊。怒气、委屈都在这里面,她的胸|脯因为激动剧烈起伏,“你到底在想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从来就不…”

     “我知道。”东方恪打断了她的话,见阮流烟愣怔,他口中又重复一遍:“我知道。”

     阮流烟望着他的目光变的古怪,这个男人果真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吗?可他为什么不拆穿她?想到之前东方恪说的‘如果我说,是因为对你动了心,你可信?’这句,她不禁浑身打了冷颤。

     缩了缩身子,阮流烟发现自己满腹的怨怒居然有些消散,支撑她再去冲撞男人的东西消失了,清醒过来的她不禁手心沁满了细汗。这个男人是九五之尊,却容着她无礼,顶撞,也许正如他所言,他动心了,可自古薄情帝王家,若是她真的超越了东方恪容忍的底线,他恐怕也会毫不迟疑的杀了她。

     侧过身子对着里侧墙壁,阮流烟非常识时务的岔开话题,“我饿了,能不能让人送点吃的?”这句话说出来,一直以来紧张的气氛缓和不少。东方恪开门吩咐下去,不一会儿有店小二送吃食上来。

     用过膳已是申时,东方恪让她再睡儿。这几天风餐露宿,加上伤口的折磨,阮流烟的身体早已有些承载不住,只不过她一直在硬撑。现在身处在这客栈里,身子一沾上床铺,所有的疲倦都一阵一阵上涌,压的她眼皮沉沉,恨不得睡个天昏地暗。

     既然逃不了,那就随遇而安,阮流烟不是遇见一点事就要死要活的人,而且她也不相信东方恪所说的,殷明誉放弃她是因为惜命。一定是还有别的原因,脑海里闪过另外一个人的身影,阮流烟的心里一阵难受,在她被李福山施以严刑的时候,救了她离开的居然是对有着不轨之心的继兄,这一切真是太可笑。

     可苏长白是文官身单力薄,她真的不该奢求,怀着复杂的心情入睡,阮流烟没有心思再去防备东方恪什么,就连这人抓了她的手放在手心轻握,她整个人也是没有太大的反应。终于当她睡去,东方恪起身来到房外。墨弦就在房门外留守,见他出来立即恭敬让开身子。

     阮流烟的猜测有一半是对了,殷明誉确实不是因为惜自己的命放弃她,而是他知道了一件让他无法容忍的事情。阮流烟中了“惊蛰”剧毒,给她下毒的则是她的父母亲——殷忠贤,金琳儿。

     说是每月服一次解药,上月搭下月,这称得上是何解药?分明是让人慢慢煎熬的慢性毒|药!惊蛰剧毒霸道难解,就算是他能带走阮流烟,到了月底她毒发,他也只能眼睁睁看她受苦无可奈何。

     东方恪一点一点将这些披露出来,听在耳中,殷明誉双手握拳似要杀人。他清楚的知道,既然殷忠贤把人送进宫,就代表他有十足的把握将人捏在手中,自己身为他的儿子,对他最是了解不过!再过些时日又是月底,若是不能及时拿到解药,那烟儿必定要惊蛰折磨,痛不欲生。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东方恪也在赌,他在赌殷明誉对阮流烟的在乎程度,一个男人,能这样不遗余力的劫狱也要救出自己的继妹,说明他对阮流烟的感情亦是十分深厚,既然如此,他就不可能不顾她身上所中之毒,还要继续将她带走。

     这个赌东方恪赌赢了,但殷明誉走时提了一个要求,他要把秋容借走一段时间,了却他们之间的恩怨。东方恪原是不同意,不想秋容竟主动站出来请求他应允,当时怀里阮流烟伤口裂开,衣物斑斑点点的透出血色来,他不再阻止秋容,迅速带了阮流烟离去。

     现在东方恪正是要询问他们离开后消息踪迹,从思绪回神,他开口问墨弦:“怎么样,秋容有消息了没有?”